明代双龙戏珠束发金冠
     时间:2014-08-18    字体:      

长沙市博物馆藏有一顶明代双龙戏珠束发金冠,是20世纪70年代末长沙县一位农民主动上交到湖南省文物管理部门,后转给长沙市博物馆保管收藏。这顶双龙戏珠束发金冠,通高仅2.9厘米,底径4.2厘米,重33.6克,形制较小,通体布满了装饰花纹。金冠由四部分组成,环形基座上由前后两块金片合围成一个圆,上面錾刻着传统的吉祥纹饰——缠枝牡丹花纹,牡丹的花蕊和叶脉雕琢得清晰可辨。左右两侧各有一行浮雕游龙,呈现出双龙夺珠的造型,双龙中间点缀着一颗火焰宝珠,宝珠上刻着一个“日”字。两侧各有一片云状出檐,上面有锥刺的密隼小孔。金冠的顶部由前后两部分组成,前部由椭圆形金片压制成瓦楞形,后部接如意形尾檐。金冠两侧各穿一孔,用一枚金簪横贯而入固定发髻,金簪的首部同样采用了如意造型。整个金冠纹饰繁缛,寄予着对享用者的美好祝福。

这顶金冠上有双龙戏珠的造型,目前考古所见,仅有北京明十三陵中定陵出土的一顶金翼善冠和两顶乌纱翼善冠与之相似。定陵出土的金翼善冠,主冠体呈半圆球形,称为前屋,后部隆起,称为后山。后山外部两折角向上,正面嵌双龙戏珠图案。图案上的双龙,昂首相对,雄猛威严,有着强烈的艺术装饰效果,体现了封建帝王神圣的权利和至高无上的地位,成为皇权的象征。

金翼善冠的主人是明神宗万历皇帝,同样享用双龙戏珠造型的这顶金冠,其主人恐怕也是十分尊贵的。因为在中国古代,服饰往往被统治者所利用,成为区分政治等级的标志之一,从服饰的形制、色彩到纹样及用途,什么等级穿什么服饰,不可僭越。明代官方的服饰制度,按《明史·舆服志》的记载,皇帝的冠分为冕、皮弁、武弁、燕弁、通天冠、翼善冠等不同种类,其中皮弁、武弁、燕弁三者大致上形制相同。冕在册立、登基、正旦、冬至等大典礼时穿戴,三种弁在谢恩、亲征、定功赏、四夷朝贡、朝觐等典礼时使用,通天冠是一般小祀时使用,翼善冠则是日常视朝时所穿戴。皇帝以下诸如皇太子、亲王、王世子、郡王等皇室贵胄,大体仿效皇帝的服饰,只是个别装饰略有不同,如皇帝冕前后十二旒,下部用玉簪横贯,皇太子与亲王冕只有九旒,用金簪横贯,王世子冕八旒,郡王冕七旒;皇帝皮弁前后十二缝,下部用玉簪横贯,王皮弁只有九缝,用金簪横贯,王世子皮弁八缝,郡王皮弁七缝等等,诸如此类的差别。在王以下的公侯及文武百官,朝服戴梁冠,公服戴展角幞头,常服戴乌纱帽。其中公侯及文武百官朝服佩戴的梁冠,其冠上梁的数目依等级不同各有差异,公戴八梁冠,侯、伯、驸马、一品官戴七梁冠,二品官戴六梁冠,往下依次递减,直至六品、七品二梁冠,八品、九品一梁冠。在服饰的纹样方面,皇帝用盘龙或团龙,皇帝以下文武百官,常服上的纹饰(补子)按品级区分:公、侯、伯、驸马用绣麒麟、白泽,文官一品至九品分别用仙鹤、锦鸡、孔雀、云雁、白鹇、鹭鸶、鸂鶒、黄鹂、鹌鹑,武官一品、二品用狮子,三品、四品用虎豹,五品用熊罴,六品、七品用彪,八品犀牛,九品海马。另外,皇帝赐给大功臣或者显贵之人的服饰还出现有蟒、飞鱼等类龙的纹样,但是龙的纹饰,确实只有皇帝或皇族才能享用。

以上皇帝所戴之冠,除了介绍过的金翼善冠,冕和皮弁的实物,在万历皇帝的定陵中也都同时并存,而公侯及文武百官的梁冠,目前考古也都有发现,如南京江宁将军山天启五年(公元1625年)黔国公沐昌祚墓出土的六梁冠;南京中华门外郎家山明初宋朝用墓出土的五梁冠;又如上海宝山冶炼厂明代李氏墓出土的四梁冠等等。这些实物头冠,印证了史书记载的可靠性。

那么这顶金冠,顶部由椭圆形金片压制成瓦楞形,成梁状凸线,凸线的数目赫然为九,规格与亲王冕上旒的数目或者弁上缝的数目相同,而高于公侯和一品官员梁冠上的数目。虽然金冠的造型独特,目前为仅存的一件,不能断然称之为“梁冠”或冕或弁当中的一种,只能暂定为束发冠,也还不能与以上官方史书的记载相印证,但是另一方面根据明人刘若愚的描述:“束发冠,其制如戏子所戴者,用金累丝造,上嵌睛绿珠石……四爪蟒龙在上翻绕。下加额子一件,亦如戏子所戴,左右插长雉羽焉。凡遇出外游幸,先帝圣驾尚此冠”,刘若愚是明代皇宫太监,他关于皇帝戴束发冠的记载应当是真实可信的,那么束发冠可能只是皇帝外出游幸的服饰,正如学者所说:“束发冠是逸出礼数之外的”,所以不见于官方记载。但是从现存明代的版画、水陆画、壁画中可以看出,当时达官贵人普通都穿戴束发冠,并且穿戴时要达到的效果是:半彰半隐,似隐犹彰,所谓“束发冠是男子首服中虽不宜公开抛露又不愿完全遮起的一份雍雅或华奂。”

既然从皇帝到达官贵人都穿戴束发冠,那么这顶双龙戏珠束发金冠,即使不能与史书记载的明代官服相印证,但是其九道梁状凸线的显著特征,再加上双龙戏珠的特殊装饰,以金簪横贯的造型,这种种迹象都足以表明金冠的主人应当是非常尊贵的,极有可能是明代亲王或者是亲王的家人。

明代亲王,根据史料记载,先后有4人分封于长沙府,即明太祖朱元璋子潭王朱梓和谷王朱橞、仁宗朱高炽子襄王朱瞻墡、英宗朱祁镇子吉王朱见浚,其中潭王、谷王、襄王3位亲王就藩时间较短,均未传袭王位。吉王一脉共传袭八代王,从1477年吉简王受封长沙,到1643年张献忠攻入湖南,最后一代吉王仓皇入粤,共计166年。在此期间,历代吉王挟天子之威仪,体尊位重,与道、府、县官共处一城,使长沙城染上了浓厚的藩王政治色彩。吉简王就藩长沙,大兴土木,以致新建成的吉王府规模宏大,“广袤若千里”,占据长沙城“十之八九”。虽然藩王府毁于明末战乱,但通过近几年的城市考古,王府宫墙、宫殿柱础、琉璃瓦当等遗址遗物陆续被发现,金碧辉煌的吉王府渐露端倪。在长沙古城区,沿用至今的藩后街、八角亭、东牌楼、走马楼等地名称呼,均源自明代藩王府。

藩王府不复存在,藩王陵园就成为吉藩王留存于世的写照。明清时期,长沙地区流传着一句古话:“南门外四十八间皇坟”。又有《善化县志》曰:“吉府诸王墓,俱在善化八都。”20世纪50—60年代,在长沙县跳马盆地区域,先后发现了“大明吉简王墓志”和圹志、石龟、石门、青砖等陵园建筑遗址。2008年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中,经过文物考古部门调查勘测,已确定在长沙县跳马乡南北长9公里,东西宽约5公里的范围内,保存有大型墓葬18座,应当是历代吉藩王陵墓。这些墓葬因为工农业生产和生活,大半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部分墓葬遭到盗掘。这顶双龙戏珠束发金冠,是上世纪70年代末文物工作者在抢救文物的过程中,长沙县的农民响应号召,主动送交给文物部门的,由此可以推测,金冠即是出土于被破坏的明藩王陵墓。另外,经过考古专家分析,认为金冠形制较小,可能是某一代藩王家里年纪比较小的成员,死后给予厚葬的随葬品,是冥器而非实用器。

明代双龙戏珠束发金冠,夺目耀眼,金色灿灿,反映了明代高超的工艺和制作水平;双龙戏珠的造型,更是明代藩王政治的缩影。

中国文物报
 
 
上一篇:西汉齐王墓出土的鎏金银盘
下一篇:关于古代瓷香炉的一些收藏知识
 
 
相 关 内 容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布里亚特的神灵——俄罗斯艺术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