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滇鸟文化研究
     时间:2014-08-20    字体:      

上古中国,从图腾崇拜角度看,主要分为西北华夏龙族和东南东夷鸟族。从炎、黄之战,到秦灭六国,龙族与鸟族一直处于融合过程中。汉代,这个过程在中原基本完成,青龙、朱雀同为四灵,龙逐渐演变为皇权的象征,鸟固定为凤凰,成为皇权的配角(可能因为胜利者是龙族的黄帝和秦吧)。但是,这个过程在西南边陲的四川、云南一直没有完成,神秘、浪漫的鸟崇拜一直延续。川滇文化有许多差异,但从鸟文化类型上讲,却有相似之处,本文仅从鸟崇拜角度对这个问题进行初步探讨。

川滇鸟文化的特点

历史悠久。川滇文化中的鸟崇拜源远流长,从3000多年前的古蜀国、古滇国直到近现代,其间虽有兴衰,但一直绵绵不绝。图1是古蜀三星堆的鸟形器柄,许多研究者认为是古蜀国的鱼凫(四川俗称水龙鸹)崇拜。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更是被用作标志而广为人知。图2和图3是四川汉代和宋代十二生肖中的鸡俑,已经是道教的产物。明以后,四川战乱不断,先有张献忠屠川,后有吴三桂之乱,十室九空,文化断裂。之后的“湖广填川”带来的已是中原文化。图4是古滇国时期的青铜杖首,与古蜀国的太阳神鸟和青铜杖首有相似之处,只是纹饰更复杂,风格更浪漫(在时间上古滇国略晚于古蜀国)。唐宋时期,云南先后由南诏、大理国统治,图5是大理国时期的生肖鸡,显得很异类。元以后,云南建行中书省,直接由中央治理,中原文化与本土文化逐渐融合。图6是明代云南永胜窑十二生肖罐上的鸡,还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图7是清末云南的鸟形银饰,已经是中原凤凰的形象了。

浓郁的地方特色

川滇远离中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出一方风物。其鸟崇拜自有其特点。

一、川、滇一直没有皇权意义上的龙,而鸟也没有固定为凤凰。云南有蛇崇拜(图8),但一直没有发展为真正的龙。四川有宗教意义上神秘的青龙,没有皇权意义上威严的龙,龙在川滇陶器中的形象并不威严,反而有几分滑稽(图9,四川宋三彩龙)。鸟崇拜在川滇一直具有各种形象,犀鸟、孔雀、燕子、鸡、三足金乌等等都有,就是没有中原那种尊贵华丽的百鸟之王形象。并且,川滇之鸟从来没有成为过龙的附庸。川滇之鸟历来都是那种趾高气扬,随时准备冲天而起的形象(图10)。

二、神秘的宗教色彩。川滇鸟崇拜大多与神话传说相联系。图11的“羽人”反映的是传说“汤谷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山海经、大荒东经》)。川滇鸟崇拜一直与太阳崇拜密切相关。川滇各民族是火崇拜、太阳崇拜的民族,火把节是川滇土著民族共同的节日,川滇鸟崇拜久盛不衰与此密切相关。从三星堆的太阳神鸟直到近代的双鸟逐日银饰,都是形象的太阳崇拜。至于鸡,则是因为司明而与太阳扯上了关系。

三、川滇鸟文化神秘、浪漫、瑰丽。川滇鸟文化来源神秘。从现有材料看,川、滇鸟形文物一产生便很成熟,明显是对某种文化的继承(此问题留待后文解说)。川滇鸟文化风格浪漫。川滇远离皇权中心,受威严庄重的龙文化影响较小,鸟形象充满自由奔放、任意想象的原始精神。川滇鸟文化的实物与现实中的鸟似像非像,带有几分人类想象加工的成分,都能感受到一种神秘浪漫的风格(图12)。川滇鸟文化形象瑰丽。无论是三足金乌还是羽人,甚至普通的鸡,都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各有不同凡响的气质,让人感到高度的艺术美!

川滇鸟文化的渊源

川滇鸟文化是对楚文化的继承。楚文化是春秋战国时期流行于长江中游,以楚国为中心,并辐射到周边地区的一种地域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楚文化是东夷鸟文化的延续。楚人尊凤是由其远祖鸟崇拜的原始信仰衍化而来的,传说楚人的祖先祝融是火神兼雷神。汉代《白虎通》说,祝融“其精为鸟,离为鸾。”可见,祝融是鸟的化身。鸟崇拜在楚文化中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产生于楚地的庄子《逍遥游》将鸟崇拜推向了极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两翼若垂天之云。……水击三千里,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后世人们对鹏鸟的神话崇拜盖出于此,鹏鸟作为力量和远大前途的象征也由此流传于世了。图13的楚国文物“双鸟踏虎”充分体现了鸟的气慨,比之清末羞羞答答的凤在上龙在下不可同日而语。

川滇文化与楚文化同为长江文明,受其影响是自然而然的。楚文化顺江而上,首先影响巴蜀。三星堆文明的风格与“楚人信巫神,重淫祀”(《汉书·地理志》)完全一致,器物造型及鸟崇拜深受楚文化影响。云南与楚文化的关系更为直接。史料记载,公元前298年至公元前263年,楚将庄蹻率领一支队伍到达滇池地区,其目的是征服当地人归附楚国,后因归路被秦国所断,就留在滇池地区,建立古滇国,都城在今晋宁县晋城。从民族学角度看,云南许多民族在族源上与东夷鸟族中的“百濮、百越”有关,如傣、壮、苗族等,崇鸟重巫源远流长。至今,傣族仍崇拜孔雀、犀鸟。有些地区的苗族自称为“嘎闹”,意为乌,或许是古代乌氏族图腾的遗迹。东夷鸟文化、楚文化、川滇鸟文化一脉相承。

汉代以后,中原已经是龙族的大一统,而神秘浪漫的鸟文化仍然在皇权较为薄弱的川滇继续生存发展,成为中华文明的一朵奇葩。

中国文物报
 
 
上一篇:中国人英语学习变迁史:清末曾被视为救国工具
下一篇:文物背后看历史:汉代扬州流行投壶游戏
 
 
相 关 内 容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布里亚特的神灵——俄罗斯艺术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