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让国宝“复活”——记河南博物院修复专家王琛
李雅静      时间:2015-05-18    字体:      

河南博物院里的东西,大多是无价的国宝 与这些宝贝朝夕相处,是怎样的人生体验?

刚出土的文物,大多已“毁容”甚至破碎 需要大量修复处理,才能让它们恢复光泽、惊艳亮相

能让国宝“复活” 他用的啥招数?

我们平时在博物馆里看到的青铜器、陶器、字画等,出土时并没有现在这么光鲜:轻则变形、绿锈盘身,重则“毁容”甚至“支离破碎”。

让它们“重生”的,是文物修复工作者,他们是文物的“美容师”和“外科手术医生”,甚至是“救命恩人”。

装备

穿白大褂戴橡胶手套 像准备做手术的医生

穿上白大褂、戴上橡胶手套……看这阵势,像不像医生做手术前的准备工作?

其实,这是河南博物院技师、资深修复专家王琛在工作前的准备流程。“跟医生没两样,有时还得戴上口罩和帽子。只不过手术的对象不是人,而是各类文物和珍宝。”王琛说。

王琛的办公室有几个水池,地板踩上去软软的。“这种地板是用特殊材料铺的,万一东西掉到地上,能起到保护作用。”他解释。

他的“办公桌”上,有摆放文物用的铁转盘,和10多个形状各异的玻璃瓶,用来盛放各类化学试剂、矿石色、广告粉等,俨然一个小型实验室。

难度

修复一件青铜器 得花费数月时间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文物修复工作流程复杂、技术要求高,相当有难度。王琛正在修复的这件青铜器,最少得经过8道程序:整形、焊接、补配、打磨、纹饰绘制、錾制、着色、做锈。

该青铜器名为三角夔纹兽耳鑑,1978年出土于淅川下寺,是国家三级文物,鑑身残15处、变形7处,之前别人修复过一次,现需要整体打开重新修复。

目前,该鑑已重新焊接,进入内部着色和打磨阶段。“修完,少说也得几个月!”王琛说,这还算简单的,修复一件破碎严重的青铜器,需要20多道程序。

虽说科技发达,有各种仪器助阵,但王琛这样的“资深修复师”,一年也只能完成各类文物五六十件“作品”。

科技

给青铜器除锈 用超声洁牙机

众所周知,青铜器除锈是个大问题。老手艺人常用化学药水除锈,但这容易损毁东西。

王琛说,如今科技发达了,可以用机器除锈。说着,他从工作台下的柜子里取出一件形状奇怪的小机器。“这叫超声洁牙机,是一种医用洁牙机,分平头和尖头两种。平头的能用来铲掉大面积铜锈,尖头的可以去除纹饰部分的锈迹。”

插上电源后,王琛拿起超声洁牙机及刻写笔,开始演示如何去锈。洁牙机像个小铲子,“铲子”头触碰之处,厚厚的绿锈脱落,露出了鑑体的“真面目”。

不过,这可是个细致活。“对于锈质比较结实的,一小时才能除一寸见方的锈。”王琛说。

传承

天天跟文物打交道 继任者人品要过关

如今,不少传统技艺因为后继乏人,渐渐销声匿迹。文物修复工作,是否也面临这样的难题?

王琛说,他十几年前收过一个学徒,后来干着干着,对方嫌这工作无聊,就走了。

2013年,有两名硕士研究生拜王琛为师。“这一行私下不收徒弟,涉及文物,不能随便教人。”他说,这俩研究生是院里挑选安排的,把她们培养成才,也是为咱文物修复工作、为国家做贡献。

干这一行,需要特别的天赋吗?

“天赋都是次要的,首先人品得过关。”王琛说,现在这俩徒弟都是党员,为人可靠。“天天跟文物打交道,如果人品不过关或没有责任心,东西在你手里不见了、损毁了咋办?”

“技术嘛,学一次学不会,还可以再教!”他说。

人物故事

他是“歪嘴于”的传人 曾参与修复“云纹铜禁”

今年55岁的王琛,19岁时就开始从事文物修复工作,如今已入行36年。

高中毕业后,他就接了父亲的班,一直从事各类文物的修复、复制和仿制工作。

他的父亲王长青,曾是业内公认的文物修复能手,1952年从北京来河南省博物馆(今河南博物院)工作。这门家传的手艺,传承于人称“清宫八大怪”之一的“歪嘴于”。

王琛介绍说,老北京的文物修复业,是由清朝末年内务府造办处的于师傅开创的。他的父亲王长青不仅会修复青铜器、金银器、铁器,还能修复陶瓷器、三彩、玉石器、木漆器等,尤其是青铜器的修复技术,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让王琛终生难忘的,是与父亲的一次“并肩作战”。上世纪80年代,河南淅川下寺春秋楚墓出土的一件“云纹铜禁”,严重变形且碎成了十余块;剥落残缺的云纹,更是不计其数。

面对这样一堆残碎品,王长青带着儿子和徒弟,采用整形、加固、补配、堑花、大焊等修复方法,用了近3年时间,使“云纹铜禁”恢复了本来面貌。

“云纹铜禁”的出土,将中国失蜡法铸造工艺的历史向前推进了1100年,后被专家们一致推举为河南博物院“九大镇院之宝”之一。

36年来,经王琛一双巧手修复的文物则有2000余件。其中包括国宝级文物、镇院之宝——莲鹤方壶、云纹铜禁、四神云气图壁画等;重要的一级文物有“王子午”鼎2件、龙耳方壶、“司母辛”四足觥、“妇好”夔足方鼎、“妇好”方尊等。

由于深得父亲真传,对于鎏金、镀银、金银错、鎏金镶嵌绿松石、青铜器镶嵌绿松石等高难度制作工艺,他也是轻车熟路。

王琛的办公室里,保存着“云纹铜禁”修复前后的对比照片。他说,那次跟着父亲学到了很多东西,“干这一行的,一定要耐得住寂寞!”

大河网-河南商报
 
 
上一篇:总参原兵种部政委、少将田永清参观河南博物院
下一篇:河南博物院专家给字画“洗澡” 能干洗也能湿洗
 
 
相 关 内 容
 
 
 
 
 
 2016丝路音乐文物展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