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文说图
作者:孙敬明      时间:2016-09-29    字体:      

《周易·系辞》上: “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高亨按:“此二事是先秦时代之神话。《书·顾命》曰:‘大玉夷玉天球河图在东序。’《文选典引》蔡邕注引《尚书》曰:‘颛顼河图雒书在东序。’《论语·子罕》篇曰:‘子曰:凤凰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史记·孔子世家》载《论语》此文,‘河不出图’下有‘雒不出书’一句。据此,河图洛书始见于《顾命》,孔丘已认为是天赐之祥瑞。《礼记·礼运》:‘河出马图,凤凰麒麟皆在郊。’《管子·小匡》:‘昔人之言受命者,龙龟假,河出图,雒出书,地出乘黄,今三祥未有见者。’亦均认为河出图洛出书是天赐之祥瑞。......先秦神话是否如此,不可考见。余谓河图洛书之原意:河图是黄河之图,洛书是洛水之图,皆是古地理书。西周王朝重视其书,故宝藏之,载入《顾命》。”(高亨:《周易大传今注》,齐鲁书社1998年版,第416页)。

1954年江苏丹徒烟墩山出土的宜侯夨簋,铭文开篇称:“唯四月辰在丁未,王省武王、成王伐商图,遂省东国图。”陈梦家先生认为:“两图字应读作边鄙之鄙”(陈梦家《西周铜器断代(一)》《考古学报》第九册,1955年)。

传1931年河南北部出土康侯簋铭文曰:“王朿伐商邑,㢟令康侯图于卫。沫司土逘臮图。作厥考尊彝。”陈梦家先生认为“图”乃康侯之名:“此康侯图当是康侯封:古邦、封一字,图、鄙一字;《说文》‘邦,国也’,《广雅·释诂》四‘鄙,国也’。”陈梦家指出此器或应为沫司徒逘簋(陈梦家《西周铜器断代(一)》《考古学报》第九册,1955年)。杨树达定名“沫司徒逘簋”,释“图”作“鄙”。引证《广雅·释诂》:“鄙,国也。”“延令康侯鄙于卫,即封康侯于卫也”(杨树达:《积微居金文说》科学出版社1959年版第244页)。清代嘉庆十四年(1809)入内府之夨人盘铭文末段曰:“西宫袭、武父则誓。厥受(授)图夨王于豆新宫东廷。”陈梦家先生释“授”为“为”,曰:“‘厥为图’之为字,旧释如此,不确。图即丹书,乃是约剂。《周礼·司约》:‘凡大约剂书于宗彝,小约剂书于丹图。’注云:‘大约剂邦国约也,书于宗庙之六彝,欲神监焉。小约剂万民约也。丹图未闻’”(陈梦家:《西周铜器断代·十四、未完稿》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348页)。

郭沫若考释夨人盘末段铭文谓:“受者授省,言经界既定,誓要既立,乃授其疆界之图于夨王。授图之地乃在‘豆新宫东廷。’豆者夨之属邑,上举夨之有司中有豆人,可证。就此语观之,本盘实是夨人所作,旧称‘散氏盘’者实误也”(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科学出版社,1957年;上海书店,1999年版,第131页)。杨树达曰:“又云‘氒受图夨王于豆新宫东廷’。受读为授,授图夨王谓授图之夨王,抑或夨王授图之倒文。授田者为夨,则授图者亦当为夨,或释授图于夨王,非也”(杨树达:《积微居金文说》科学出版社1959年版第35页)。揆诸文意,所授之图,并非当场所绘,应属事前绘制而存放于“豆新宫”者。

结合宜侯夨簋、康侯簋、夨人盘铭文内容,其中的“图”,均应是广义上的地图。商代王师动辄累月征伐,辗转百千里,推想当年必定有地图而策划征战路线。而周初宜侯夨簋所谓“武王、成王伐商图”与“东国图”,应即当年周师伐商行军作战路线图;王晖有此为早期的军事地图之说(王晖《从金文看西周宗庙“图室”与早期军事地图及方国疆域》《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1期)。而东国图则如《左传》昭公九年(前533):“及武王克商,蒲姑、商奄吾东土也”,应如今日之海岱区域大致相当;或范围更大如《诗经·鲁颂·閟宫》所谓“大东”之域图。康侯簋所谓“㢟令康侯图于卫。沫司土逘臮图。”,盖如《左传》襄公六年(前567)十一月丙辰,齐国攻杀莱共公。“迁莱于郳。高厚、崔杼定其田。”所谓定其田,乃踏勘疆界形势而绘制成图之意。康侯簋受王命“图于卫”之事,亦与夨人盘铭所记先踏勘疆界而后成图之经过相类似。而踏勘商邑之事由康侯主持,而沫司土则具体而为之。周代“司徒”之名,西周早期和中期金文作“司土”,西周晚期出现“司徒”。《周礼·地官·司徒》:“大司徒之职,掌建邦之土地之图与其人民之数,以佐王安扰邦国”(参见张亚初、刘雨:《西周金文官制研究》,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8页~第9页)。由此可证沫司土逘为商邑绘制地图正是其职责所在。

建国前扶风县北岐山一带出土的善夫山鼎铭文:“惟卅又七年正月初吉庚戌王在周,各图室。”陈梦家先生指出:“图室当在周庙,无叀鼎曰:‘王各于周庙,述于图室。’由此器,知周庙、图室在周”(陈梦家:《西周铜器断代·十、夷王铜器》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289页)。黄盛璋指出:周王廷设有图室,必为机要之地,所绘地图与国家军事、政治有关(黄盛璋:《铜器铭文宜、虞、夨地望及其与吴国的关系》《考古学报》1983年第3期)。由此两鼎铭文征之,西周有地图,而且还有存放保管地图的专门场所“图室”,而此又正可与《尚书·顾命》曰:“大玉、夷玉、天球、河图在东序”相兑读。

《周易》有“河图”、“洛书”、金文中有 “地图”之记载,而考古发掘则见证“图”之实物。1978年河北平山发掘中山国王墓,一号墓主室出土铜板兆域图一块,“由于火烧已经变形。长94厘米、宽48厘米、厚约1厘米。一面有一对铺首,另一面有用金银镶错的一幅‘兆域’,也就是葬域平面示意图,图上标明宫垣及坟茔所在地点、建筑各部分名称、大小、位置和中山王的诏书”。诏书规定必须遵照王命而选择兆域,制定其宽窄长短大小,“有事者官图之”。诏书的主要内容是:“中山王命令赒,在修建葬域中,要按规定的长宽大小标准去做,如果发生问题要依法处置,违法者死罪不赦,不执行王命者罪连子孙。该铜板一件从葬,一件藏在王府”(河北省文物管理处:《河北省平山县战国时期中山国墓葬发掘简报》《文物》1979年第1期)。朱德熙、裘锡圭认为:“这幅图是中山王陵园的建筑平面图。图中内宫有五个堂在丘上。丘是墓上的封土。这些堂应该是建在封土上的享堂......《周礼·春官·冢人》:‘掌公墓之地,辨其兆域而为之图,’贾疏云:‘谓未有死者之时,先画其地之形式,豫图其丘垄之处。’可见王厝也很可能在生前预先让相邦赒为自己的陵园做好规划,绘成兆域图”(朱德熙、裘锡圭:《平山中山王墓地铜器铭文的初步研究》《文物》1979年第1期)。《周礼·春官·宗伯》:“墓大夫掌凡邦墓之地域,为之图。令国民族,而掌其禁令,正其位,掌其度数,使皆有私地兆域。”由《周礼》“为之图”以及中山王陵出土兆域图铭文“王命赒为逃(兆)乏(窆)阔狭小大之制,有事者官图之。”可与上揭夨人盘铭文兑读;夨人盘铭文曰“西宫袭、武父则誓。厥受(授)图夨王玉豆新宫东廷。”其中“受”乃郭沫若所释,陈梦家或释为“为”,从字形看应当释为“受”。但是从铭文篇章所记,应该有踏勘所交易土地至四至,绘制其地图的经过,绘制地图称“为图”,交于对方则称“授图”,接受者则称“受图”。康侯簋所谓:“沫司土逘臮图”之“臮图”,亦是受康侯主使而“为图”事成之意。重要的图均应有备份,如中山王陵兆域图铭文称“其一从,其一藏府。”即一件随葬,一件永久藏在府库(朱德熙、裘锡圭:《平山中山王墓地铜器铭文的初步研究》《文物》1979年第1期)。高亨先生引证《书·顾命》曰:“大玉夷玉天球河图在东序。”而此中山国的兆域图则藏在“府”中,可见类似的“序”、“府”、“宫”与“庙”等,在当时保存图册典籍和祖宗文物,从其性质看已经类似后来的博物馆。《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载:“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耼,周守藏室之史也”。《集解》:“《地理志》曰苦县属陈国。”《索隐》按:“《地理志》苦县属陈国者,误也!苦县本属陈,春秋时楚灭陈,而苦又属楚,故云楚苦县”。通常认为楚国灭陈国的时间在春秋末季,大约为前479年,而次年正是孔子卒岁。老子长于孔子,故其在世时苦县应属于陈国。《索隐》按:“藏室史,周藏书之室也。又《张苍传》:‘老子为柱下史,’盖即藏室之柱下,因以为官名。”《史记·张丞相列传》:“张丞相苍者,阳武人也。好书律历。秦时为御史,主柱下方书……而张苍乃自秦时为柱下史,明习天下图书计籍。”《索隐》:“周秦皆有柱下史,谓御史也。所掌及侍立恒在殿柱之下,故老子为周柱下史。今苍在秦代亦居斯职。”所以当时的守藏室,或如今天所说的博物馆,而所谓的“图书”于今日“图书”有别,应该读作“图”、“书”,所谓的“图”应该就是如上所揭列西周青铜器名中的地图;而“书”则类似殷人的典册。老子作为“守藏室之史”,可算得上通贯往古,而知晓天地万物的博物馆专家。

《国语·鲁语下》:“仲尼在陈,有隼集于陈侯之庭而死,楛矢贯之,石砮其长尺有咫。陈惠公使人以隼如仲尼之馆问之。仲尼曰:‘隼之来也远矣!此肃慎氏之矢也。昔武王克商,通道于九夷、百蛮,使各以其方贿来贡,使无忘职业。于是肃慎氏贡楛矢、石砮,其长尺有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之致远也,以示后人,使永监焉,故铭其栝曰‘肃慎氏之贡矢’,以分大姬,配虞胡公而封诸陈。古者,分同姓以珍玉,展亲也;分异姓以远方之职贡,使无忘服也。故分陈以肃慎氏之贡。君若使有司求诸故府,其可得也。’使求,得之金椟,如之。”可见陈国有收藏文物的传统,不仅有类似今日的博物馆,而且重要文物还专特宝藏在“金椟”之中,而孔子则更是“博物洽闻,通达古今”有渊博的历史文物知识的大圣人。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行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布里亚特的神灵——俄罗斯艺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