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博物馆:技术创造未来
张 冉      时间:2016-01-11    字体:      

在艺术被定义为精英文化的今天,去博物馆这件事常常让人心生畏惧。博物馆的未来,应当变得更容易让人接近,欣赏艺术本是一件惬意之事,不应该让人们因为担心自己不具备足够的金钱和教育素养而远离艺术,远离博物馆。虚拟博物馆,用技术创造了普通民众也可接触的空间,让抽象的艺术和审美,变成触手可及的未来。

虚拟博物馆的“谷歌计划”

当带着9个360度全景定向相机的小推车被推入圣彼得堡冬宫时,另一个世界向那些不能亲自到访的博物馆爱好者们敞开了。这辆小车另外还配有全球定位仪和三台激光测距仪用来扫描车头前180度范围、50米内的物体,通过延伸到博物馆内部的谷歌“街景技术”,博物馆实景就可以再现于各种网络终端,轻轻点击,便可置身于虚拟的3D空间内,从各个角度感受藏品的艺术魅力。

这是谷歌文化学院正在推动的美术馆数字化项目之一,该计划于2011年启动,共计超过700家艺术机构与之达成合作,包括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法国凡尔赛宫、俄罗斯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等。亚太地区共有85家,中国大陆占15席,最近新加入的有湖北省博物馆、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博物馆、龙美术馆、苏州博物馆和华人当代美术馆5家机构。这5家今年新加入的中国机构,将通过Google线上平台展出40个新的虚拟展览,展示1300个高清的作品,360度还原15个艺术机构展厅。

Google文化学院与世界顶尖艺术机构合作,把数以百计的艺术作品汇聚起来,通过虚拟平台展现数字化时代的艺术品宝藏。迄今为止,Google文化学院与全球61个国家的700多家文化机构展开合作,其中15家机构来自中国内地。

2015年的“世界博物馆日”,谷歌文化学院创始人兼总监阿密特·苏德(Amit Sood)来到上海,在著名的私人美术馆龙美术馆展开了一场有关“虚拟美术馆”的讨论。阿密特·苏德介绍,谷歌文化学院创立于2011年,由三大板块组成:“艺术计划”(Art Project)、“历史档案展”(Historical Moments)和“世界奇观”(World Wonder)。

其中,“Google艺术计划”是一个独特的线上博物馆平台,“历史档案展”将那些知名的馆藏作品,以及因展示空间及文物保护问题而鲜少露面的珍贵文件、手稿、照片乃至视频资料重新展现到人们面前。“世界奇观”项目的主要功能则是让人们透过先进的360度全景技术、3D模型及其他技术手段,将世界文化遗址展示给观众。

博物馆的数字化改革

不仅谷歌,各大博物馆也开始进行自己的数字化改革。故宫博物院开发了《每日故宫》、《韩熙载夜宴图》等APP,打开手机程序,随着手指触摸屏幕,时光一下穿越到东晋时代的中国,舞者素腰轻摆翩翩起舞,乐师横抱琵琶奏出曼妙丝竹之声。

卢浮宫也早早将镇馆之宝,达·芬奇创作的油画《蒙娜丽莎》放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不需要隔着层层人群和厚厚的防弹玻璃踮脚张望,就可以数字高清格式查看这幅名作的各个局部,细致入微的笔触,纤毫毕现。

中国博物馆里有许多珍贵的古画,它们往往在玻璃柜中展出,再好的灯光设计也无法让观众看清原貌,而“十亿像素”的新技术就能解决这个问题。贝聿铭设计的苏州博物馆,就运用了这种技术再现山水《踏雪访友图》。龙美术馆已经将400多件藏品的高清图像上传至因特网,包括争议颇大的《功甫帖》,藏家刘益谦2.8亿港元从苏富比拍得的鸡缸杯也在之后的上线计划中。

湖北省博物馆,一直以古代乐器藏品见长,曾经沉睡地下2000多年的曾侯乙编钟,至今还能发出清脆的钟磬之声。早在与谷歌合作之前,该馆就已经实现部分作品的数字化,观众能够在线上用指尖“弹奏”作品。未来,湖北省博物馆还将展示一批世界上最早的航海家郑和下西洋时期的瑰宝以及一批古代乐器,之后还会有充满地域特色的漆器和青铜器展示。

此外,技术带来的数字化改革还改变了传统博物馆的管理方式。南京博物院已将RFID(无线射频识别技术)应用于文物管理,对每件文物进行藏品档案文字录入、图片资料扫描和数码照片处理、摄像数字化处理,为每件文物建立唯一的身份凭证,并将RFID标签与文物藏品数据库相结合,便于进行文物藏品管理、查询、统计报表方面的工作。

虚拟技术的力量

阿密特·苏德对媒体表示,谷歌文化学院建立的初衷是借助技术来改变生活,让更多人足不出户地领略世界的艺术珍品,这些虚拟技术主要包括“十亿像素”“小推车”全景拍摄以及嵌入技术等。

除了“小推车”,“十亿像素”是谷歌技术革命中最具代表性的一次研发。它能使作品在不断放大的条件下,依然高清还原各项细节。如果想看一件由三文鱼皮制造的男士成衣,只要点击放大,连皮质的纹理都能清晰可见。

其实,谷歌文化学院的创始人阿密特·苏德并非艺术科班出身,也正因为此,他期待用技术将艺术请下神坛,希望让公众亲近艺术成为一种日常习惯。

传统博物馆收藏、展示、教育和研究的四大功能中,虚拟博物馆强化了大众教育和自我学习的功能,提供给观众感官、娱乐以及社交等多维度的体验,拓展了藏品以及展览的知晓度,科技进步使得观众能够体验更为主动、交互性的新兴艺术实践。

美中不足的是,科技改变了我们欣赏艺术的方式,也不免部分损失了艺术作品所渴望呈现的价值蕴涵。相对于虚拟博物馆,实体博物馆蕴含着个人记忆和集体记忆。艺术品需要的不仅是视觉接触,空间、场景和作品之间形成的张力,有可能转变成为随机变化的感性体验,这是技术无法企及的部分。

不过,当谷歌的工作人员使用专业摄像头、电脑系统及多项同步移动单元,在博物馆进行拍摄与数据采集的时候,当因为时间所限,他们不得不在博物馆的地上凑合睡一晚上的时候,那绝对是令人艳羡的博物馆奇妙夜。虚拟博物馆便把这奇妙的感觉,亦真亦幻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带来一场永不落幕的展览。

中国文化报
 
 
上一篇:智慧博物馆发展迈向新阶段
下一篇:湖北省博物馆启动楚文化体验节
 
 
相 关 内 容
 
 
 
 
 
 2016丝路音乐文物展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