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赣州铸钱院”葵形铜镜续考
彭适凡      时间:2016-10-17    字体:      

图一

图二

约在10余年前退休后,我在南昌滕王阁古玩市场地摊上,偶然购得一枚南宋带“赣州铸钱院”铭铜镜,欣喜万分,因带这种铭文镜在传世和出土的铜镜中从未见过,在宋代铜镜研究中可谓具有填补空白之义,为此,我当即提笔撰写了《南宋“赣州铸钱院”葵形铜镜》一文,并刊登于2003年3月21日《中国文物报》上。该镜作六瓣葵花形,鼻形钮,完整无损,圆径达26.3厘米。镜面较乌黑透亮,少见锈迹,在镜背鼻钮左侧竖铸有四行铭记,大部分铭文均较清楚,只有少数特别是第四行几个铭记因浇铸不清,只好阙如(图一)。

拙稿刊发数月后的一天,即在9月3日的《中国文物报》上读到陈学斌先生撰写的文章《对南宋“赣州铸钱院”的一点补充》,当时心情兴奋不已,心想如能见到陈先生并亲眼见到他珍藏的那面镜那多好呀!事隔两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果然在上海大木桥云洲古玩城与陈先生相遇,谈起《赣州铸钱院》铭铜镜一事,彼此犹如旧友重逢,倍感亲切,相谈甚欢,并慨然出示他收藏的那面铜镜让我观赏……此乃正如古语所云以文会友、有缘相识罢!

现回到陈先生的那篇大作,文中介绍了他也收藏到一面南宋赣州铸钱院铸造的稍带委角葵形铜镜(图二),其铸铭的内容、书体、字数和排列方式与我收到的那面完全一样,甚至其戳铭模子可谓就是一个,而且他那一面字字清晰可辨,故而对我释读中的阙如和误释,如“秤典朱傅”校正为“秤典朱谨”,“保義郎王□”校正为“保義郎差监”,“铸钱院刘□”补阙为“铸钱院刘元”,最后一字原来我仅是推论“似是押印”,实就是一“押”字。总之,经过陈先生的补阙和校正后,整个铭记为:

赣州铸钱院到

匠人刘三刘小四王念七等

作头陈七秤典朱谨刘章

保義郎差监铸钱院刘元押

稍有不同的是,陈先生收藏的那面葵形镜个体较小,圆径18.5厘米,四行铭记在镜背鼻钮之右侧。

从两镜均圆葵形及素朴无纹诸特征看,当为宋镜无疑,而且从铭记:“赣州铸钱院铸造”来看,应是官营手工业非私营手工业作坊铸造的。“赣州”地名的出现始于南宋。“赣”地处赣江上游,早在西汉初汉高祖始设豫章郡时,“赣”即为辖属的十八县之一(今之赣县、兴国等地)。隋唐时名为虔州(天宝盛世时领县含赣县、虔化、南康、雩都、信丰、大庾和安远等地)。到南宋绍兴二十三年(1153)才改虔州曰赣州,赣者当是“取章、贡二水合流之義”,缘由史籍记载是“嫌虎头,城名不佳也。”(清同治《赣州府志》),真实的起由当应与是年驻军齐述的起兵叛乱有关,同时改名的还有将其统属的虔化县改为宁都县。自此之后,“赣州”之名一直沿用至今。故此,此两面带“赣州铸钱院”铭记的葵形铜镜当为绍兴二十三年以后的南宋镜无疑。

铸钱院(多数称铸钱监),本是宋代专设的用来铸造钱币的机构,今“赣州铸钱院”铭记铜镜的发现,说明这种专门铸钱的机构时而也兼作青铜镜。“赣州铸钱院”的前身理所应称“虔州铸钱院”。“虔州铸钱院”究竟始建于何年?或说是北宋徽宗大观二年(1108),或说是大观四年,但虔州官署开始铸钱却早在三十年前。

据《宋史·食货志》和《宋会要辑稿·食货》载,宋政府主管采矿铸钱的最高行政机构为“提点诸路坑冶铸钱司”,管理地域为东南九路,总部就设在饶州,因当时饶州的永平监是全国铸钱的中心,是东南九路乃至全国其他诸监无法与之相比的。北宋仁宗景祐元年(1034)专设都大提点坑冶铸钱一员。至神宗元丰二年(1079)增设虔州铸钱司,提点坑冶铸钱司的官员随之也曾设到两员,分置两司冶事,即一在饶州司,命钱昌武主治淮南、两浙、福建和江南东路;一在虔州司,则命李棻主治荆湖、广南和江南西路,可见虔州铸钱司在全国钱钱业中的地位和作用。到哲宗元祐年(1086)虔州铸钱司并入饶州司。徽宗政和六年(1116)虔州司又从饶州司分出,然而不久虔州司再度并入饶州司。这很清楚说明,在公元11世纪后期至12世纪20年代,虔州铸钱司虽几经分合,但是在北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即已始建这是不争的事实。当能必须指出的是,北宋神宗元丰年间所建虔州铸钱司属于正宗的老牌铸钱官署机构,其劳作工匠主要是“役兵”,不涉及其家属的安置等事宜;而大观年间开始设立的虔州铸钱院,则是“募私铸人丁为官匠,并其家设营以居之,号铸钱院,谓得昔人招天下亡命即山铸钱之意。”(《宋史·食货志》)。今“赣州铸钱院”两面铜镜上多位工匠、作头等人名铭记的发现,正是说明宋代“铸钱院”是“募私铸人丁为官匠”的有力证据。

宋室南迁后,因战争频仍,长江沿岸的江州、池州等地鼓铸皆废,虔州铸钱司的地位愈显重要。据《宋史·食货志》载,绍兴二年(1131)复设虔州提点司,并曾一度将江州之广宁监并入虔州铸钱院。绍兴五年(1135)并将饶州司除留属一员外,并归虔州司。又提点官加“都大”,转运司措置。绍兴六年(1136),提点官赵伯输认为虔、饶诸监得不偿所费,故提议罢铸钱。停铸约六年之后即绍兴十三年“韩球为使,复铸新钱”,实际上应是恢复虔、饶诸铸钱院。二十三年(1153)改虔州曰赣州。绍兴二十六年(1126)也即改名后的第三年又罢废铸钱院,但三年后即绍兴二十九(1159)年又很快恢复。就在是年闰六月辛未,中书舍人洪遵等人建议,参照北宋旧制,“依旧于饶、赣二州置司,轮年守任,专以措置坑冶,督责鼓铸为职。”这是绍兴二十九年恢复赣、饶铸钱院的又一史证。此后,历经孝宗乾道年间,乾道八年(1172),李大正被任命为赣州提点官,掌管坑冶事。今赣州市通天岩石壁上尚留有李大正的刻石题记:“建安李大正将命冶铸,淳熙乙未春三月廿三日,奉亲携孥来游通天岩,表弟括苍吴昂同行。”淳熙乙未即淳熙二年(1175),李已上任三年,也就在是年,朝廷下令将赣州铸钱院撤并至饶州。《宋史·食货志》载,虽罢去鼓铸,但监官仍保留了将近二十年,即赣州铸钱院名义上还保留,但实际鼓铸事宜早已停止,直到庆元元年(1175)才最后撤销。

从北宋元丰二年(1079)虔州铸钱司设立到南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将赣州铸钱院撤并饶州(鄱阳)将近百年间,从大观二年(1108)设立虔州铸造院到淳熙二年(1175)将赣州铸钱院撤并至饶州也有68年之久,在这漫长时间里,虔州(后改称赣州)铸钱院是仅次于饶州永平监的另一个重要铸钱基地,虽然其间有多次屡合屡分,但总的来看,特别到南宋时期,“赣州在宋代钱币铸造业的地位不同一般。”“这种地位的获得,是因其所处的地理位置,有辖控周边广大州县的作用,就像江南西路兵马都监设在这里一样,提点铸钱司坐镇赣州,具有掌控岭南、荆湖等地坑冶铸钱的效能。”在铸造钱币的同时,也随同铸造一些铜镜,至少在赣州铸钱院是如此。今发现的这两面带“赣州铸造院”铭记葵形铜镜就是有力实物例证,而且其铸造的年代应该就是在绍兴二十三年(1153)虔州铸钱院改名赣州铸钱院之后至淳熙二年(1175)的二十余年间,因为,此后的二十年间,即至庆元元年(1195),尽管铸造院的名称名义上尚保留,但实际有关铸钱、铸镜等有关鼓铸方面的生产均已撤走停铸。

更有意义的是,这两面镜除有“赣州铸钱院”铭记之外,尚有铭记“匠人刘三刘小四王念七等”,即铸造这些铜镜的底层劳动者的大名,这是极为可贵的。还有铭记“作头”“秤典”“保義郎差监”“铸钱院”等官营手工业作坊中管理人员的人名,这些对探讨宋代有关鼓铸机构的设置以及官营手工作坊的具体管理和人员的配备都提供了重要的实物史料。

“作头陈七”,是指陈七为铜镜手工作坊的“工头”,宋代手工业生产的各种门类都称某其“作”。苏轼《与程天侔书》:“差一人押木匠作头王臬,暂到郡外,令计料数间屋材。”这种“作头”之称一直沿用至明清时期。早年在景德镇珠山东麓就出土一件明洪武时的素烧瓷瓦,在上截用铁原料书写的题记中就有“人匠王土铭、浇细樊道名、风火方南、作头潘成……”

“秤典”,当是具体负责铜镜重量的管理者。宋时铜镜主要是按重量多少并兼及质量的好坏作价的,如有的铜镜上就铸有“每两一百文”或“每两一百五十文”的铭记,甚至还有的在铜镜上直接铸明“每两一百文”“佳者每两一百五十文”,目的显然是做到明码标价,取信于民,以便更好地推销其产品。赣州铸造院下设的铸镜作坊中所设的“秤典”就是负责铜镜规格重量的,而且从编制上看设置有两人即“朱瑾”和“刘章”,足见官府对此一职能管理人员的重视,目的就是为了确保其产品不至出现缺斤少两,做到货真价实。

“保義郎差监铸钱院刘元”,这是赣州铸钱院的总负责官员。“保義郎”是一种武职官阶,旧称右班殿直。北宋徽宗时重新审定武职官阶,分五十二阶,保義郎为第四十九阶,南宋高宗时又修改官阶等列,保義郎在有“品”之武职五十二阶中,序列第五十,即倒列第三,仍属低等武阶官。武职出身的官员刘元,尽管军阶级别较低,但命他来监管赣州铸钱院鼓铸事宜,是符合宋代铸钱院(监)由军职人员管理的惯例。

从两面铜镜的通篇铭记所排人名的先后顺序为匠人、作头、秤典、保義郎差监铸造院等来看,是先从最基层的匠人排起,然后按级别等列依序上排,最后者是级别最高者,这和我们当今社会的排序决然相反。据赣州市文物考古工作者的调查,宋代“赣州铸钱院”遗址位于城郊水西乡水西村铁屎岭,此地与今之赣州城隔江相望,面积达千余平方米以上,遗址地表有大量的鼓铸遗渣,堆积厚达两米以上。

多年来,有关宋代虔州或赣州的铸镜发现很少,过去所知晓的只有“章贡冯少五郎工夫”铭记的海水龙纹镜,从铭记和纹饰风格看,当有可能是属北宋时期虔州铸造院所制造的镜品。

考核宋代从虔州铸造院到赣州铸造院铸造钱币或兼铸铜镜的历史,虽达近百年,但真正称“赣州铸钱院”的时间正如前面所分析的只有二十余年,正由于时间较短,故至今留下的铸有“赣州铸钱院”铭记的铜镜必然要少,现在发现的这两面带“赣州铸造院”铭记的葵形镜,正好填补了赣州地区这段铸镜历史的空白,这不仅为研究宋代江西也为研究宋代全国的铸钱、铸镜及其手工业经济历史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

正因为该镜的发现有其重要意义,在2010年赣州市博物馆新馆落成之际,我将自己收藏的此面带“赣州铸造院”铭记的铜镜无偿捐献给赣州市博物馆新馆展出,以供大众参观鉴赏。

中国文物信息网
 
 
上一篇:“丹书铁券”的美梦悲歌
 
 
相 关 内 容
 
 
 
 
 
 2016丝路音乐文物展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