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雕蟠龙御题诗玉瓶
张琇杰      时间:2017-08-23    字体:      

blob.png

blob.png

今年1 月15 日,烟台市博物馆名为“匠心”的清乾隆时期工艺美术品集萃展览,在临时展厅向观众开放。这次展览展出工艺美术作品85 件,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其中一件清乾隆雕蟠龙御题诗玉瓶为国家一级文物,为烟台市博物馆镇馆之宝。

这件玉瓶为长颈,直口方唇,瓶腹扁圆,高圈足;高34.4 厘米;口小径5.2 厘米,口大径6.8 厘米;腹小径6.8 厘米,腹大径18 厘米,重3.69 千克;颈部透雕一蟠龙,爪下一颗宝珠,取“骊龙护珠”典故;腹饰凸雕,御题诗为阴线镌刻,镌乾隆帝御题七言绝句一首;款书“乾隆御题”,阴刻图章印文“德充符”。玉瓶经过两次雕琢才最终完成。玉工雕刻玉瓶在先,乾隆题诗在后,御题诗是在后面的工序中加上去的。

清乾隆年间,平定西北,打通新疆和田玉进入中原的通道。清廷御用的和田玉料中,山料比例大,水料比例小。水料中的籽料是和田玉中的最上品,数量很少,且籽料的个头较小,鲜见大料者。当这块罕见的大块(制作蟠龙御题诗玉瓶) 和田玉籽料被呈送给乾隆皇帝时,乾隆皇帝甚是欢喜,命造办处拿出样本,画出图样,经乾隆审定后,由玉作照图依料加工。在玉工的艰辛劳作下,这件精心琢磨,造型精美的玉瓶摆到了乾隆皇帝的面前。该玉瓶的精妙之处在于,虽仿自古青铜器,但雕琢精细,其造型、纹饰、结构繁缛细密,与古青铜器相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玉瓶颈部透雕了一条攀绕的蟠龙,灵气十足。龙爪前伸护持宝珠,形神逼真,精美传神。“骊龙护珠”典出《庄子·列御寇》:“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颌下。”乾隆皇帝饱读诗书, 见到瓶口护珠的蟠龙,触景生情,据典有感而发,即兴作诗一首:“捞取和阗盈尺姿, 他山石错玉人为。一珠径寸骊龙护,守口如瓶意寓兹。”之后,玉工遵旨用楷书将这首御题诗阴刻于瓶腹上,题诗与雕龙相映成趣,又多了一份文化沉淀。玉瓶玉质温润,刀工圆熟,造型大气规整,显示出清乾隆朝玉雕的高超技艺。遵照乾隆的旨意,该玉瓶摆放在乾清宫作为重要的陈设品。

一些文章将瓶颈处雕刻的蟠龙护珠误认为是玉工的个人创作,其实并非如此。清代宫廷玉器的制作有严格程序。皇帝根据玉料提出意向,由专职人员画图样呈上御览,皇帝提出要求,画图者修改,皇帝审定后,玉作按照图样进行制作。玉工对图样无修改权,但在作品细节上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艺,体现出自己对作品内涵的阐释。这件玉瓶仿刻的古青铜器有实物样本,玉工运用透雕手法,使蟠龙生动传神。

此瓶用料为和田玉中的青白玉仔料,背部有赭黄色皮壳纹理一道。赭黄色纹理是籽料外壳的纹理,玉工在加工玉器时尽量将籽料外壳中的杂质等去掉,留其无瑕疵的玉石部分。因所雕玉瓶的样式大小已由乾隆皇帝根据籽料钦定,再做删减就是欺君之罪,故玉工尽可能取玉石较好部分雕刻。乾隆深知好玉料“瑕不掩瑜,瑜不掩瑕”的道理,未加挑剔,方有这件稀世珍宝的诞生。

乾隆皇帝喜爱玉器,堪称“玉痴”,对古玉的鉴赏也颇具眼光。每得到一件珍贵的玉器,他都要题诗吟咏。据粗略统计,乾隆御题诗中咏玉器的有近800 首。他还亲自进行古代玉器的鉴别、定级、分类,让宫廷木雕高手配制精美的木托、木座、木匣。

乾隆极其重视宫廷玉器的制作。养心殿造办处玉作负责宫廷玉器的生产,工匠从全国的琢玉高手中遴选。重要的玉器,从画稿、制型到加工成品,乾隆都亲自过问、审查,为求精良不惜耗费。此外,乾隆还设立了内廷如意馆,也制作宫廷玉器,以加工、改制玉器为主。

清中期治玉技术虽达顶峰,却少有创新,乾隆皇帝对此甚为不满,提出革古更新,从玉器的造型和工艺上寻求突破,从他最喜爱的汉代古玉中寻求灵感,创造出具备中国远古文化神韵的新的玉器风格,最终形成了玉器史上最高水准的“乾隆玉”。后人将那个时期制作玉器的高超手法和技艺称为“乾隆工”。乾隆雕蟠龙御题诗玉瓶便是“乾隆工”玉器精品中的极品。

雕蟠龙御题诗玉瓶完成后奉旨陈设于乾清宫内,之后为何辗转到了烟台呢?说来话长。1900 年庚子国难,八国联军攻进北京,烧杀抢掠,珍藏在乾清宫内的玉瓶因此惨遭掠夺,下落不明。几年后,牟平县东关人杨鉴堂在双城子经商,一名醉醺醺的沙俄士兵拎着一个沉重的提包闯进店中,在柜台上打开,竟然是一只乾隆御题的青白玉蟠龙瓶。杨鉴堂得知是从清宫中抢来的,强压心头的怒火,暗下决心,绝不能让祖国宝物流落异邦。满腔爱国激情,让他倾尽所有,重金买下了这只玉瓶。杨鉴堂对玉瓶倍加呵护,晚年返回家乡,将玉瓶交给儿子杨景韩保存。

杨景韩护宝历尽艰险。1929 年胶东军阀混战于牟平城,挨家挨户抢掠,百姓四处逃难。杨景韩携玉瓶混在人群中,准备逃到妹妹家避难。离城10 里,发现前面路口有官兵设卡搜查。情急之下,杨景韩顺手将玉瓶沉入路边一水塘中,躲过一劫。避过风头后,杨景韩立即带人赶赴水塘,将玉瓶打捞出来。1938 年2 月,日军的铁蹄踏进牟平城。乱世中有人垂涎玉瓶,出高价利诱。杨景韩严遵遗训,不畏强暴,不图钱财,玉瓶一次次化险为夷,一直妥为珍藏。“文革”初期,“破四旧”声势浩大。杨景韩将收藏多年的名人书画、古玩拿了出去,结果被付诸一炬。杨景韩深知玉瓶是国家的瑰宝,不能有任何闪失,要誓死保护。1972 年,国家文物部门专家来牟平普查失散于民间的文物,杨景韩认为时机成熟,将“乾隆雕蟠龙御题诗玉瓶”献给了国家,由烟台地区文物管理部门收藏,完成了父亲杨鉴堂交给的历史重任。人民政府高度评价杨景韩的爱国精神,并予以奖励。1978 年,这件“乾隆雕蟠龙御题诗玉瓶”在北京展出引起轰动。


中国文物信息网
 
 
上一篇:潍坊博物馆藏“车大夫长画”戈
 
 
相 关 内 容
 
 
 
 
 
 中国战斗——抗日战争时期木刻 ...
 2017——河南博物院建院9 ...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路音 ...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 ...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文物表面污染物该清除吗?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