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土纺织品及其保护
     时间:2012-10-09    字体:      

  出土纺织品文物与其它质地的出土文物相比较,能够保存下来的数量要少得多。全国范围内经考古发掘的不同时代的墓葬数以万计,但出土时,有纺织物的却很少。举办过的诸多出土文物展览中,在众多的陶、瓷、金属……文物展品中,常常找不到一件出土纺织品文物。对于这种情况,笔者认为原因如下:

  第一、有的墓葬一开始封闭就不够严密,有的因地质水位变化,使棺木受损进水,致使棺内潮湿度增大。有了湿度就使菌类有了滋生的条件。即使没有氧气,厌氧菌也会大量滋生,侵蚀纺织品。出土纺织品的质地决定了其脆弱易损的特点。天然纺织品的主要成分是以碳链为主的有机物质包括纤维素和蛋白质,它们是微生物生长繁殖的极好营养物质。

  第二、由于地质的原因,有些墓葬的土壤为酸性,有些墓葬的土壤为碱性。纺织品中,丝毛类动物纤维是弱酸性的,而棉麻类植物纤维是弱碱性的。当动物纤维遇到碱性土质,或植物纤维遇到酸性土质时,在有水做介质的情况下,会受到严重的腐蚀。因而许多纺织品在开棺时早已荡然无存。

  第三、出土纺织品大部分是穿在死人身上,入葬后尸体腐烂,血液、体液及腐烂的尸肉渗透到纺织品上。而其它质地出土文物,如金属器、陶瓷器等等,一般是作为随葬品放在尸体外或棺椁外,因此纺织品受到的侵害又比其它质地文物要多一层。

  第四、文物被发掘的过程,情况比较复杂,经常是在各种工程施工时无意中发现了墓葬,由非考古人员开棺,还有的棺材则是被盗墓贼打开的。这些人一般只对金银、玉器以及陶瓷、金属、字画等文物感兴趣,认为这类文物有收藏、欣赏价值,值钱,而棺内的纺织品文物很脏,不值钱,往往在文物考古人员到达之前就被破坏、遗散了。

  经笔者保护处理过的青海都兰热水唐代墓葬出土的一批丝织品就曾遭受过盗墓贼的严重破坏。这批丝织品近400块(件),有衣袍(残缺)、褥单(残,最大的褥单有4米多长)、鞍饰及各种残块,无一幸免。其中M4墓中一块编号为17的残锦,经保护处理、拼对后为一残袖,袖上发现有用匕首、刀子等利器割刺的明显痕迹。显然是盗墓贼在盗墓过程中寻找金玉饰件时所为,此残袖仅40×44cm2的面积上就被割6处之多,其中一刀几乎贯通,破坏程度之严重让人瞠目。

  另外,在一些出土的商代青铜器上,我们经常可以发现一些丝织品的印痕及残留物,这些残留织物多数是与金属在一起时已被腐蚀。值得提到的是早期考古发掘时,这些残留织物大多没有受到人们的重视,出土时就被清除掉了。

  以上原因使得出土纺织品相对其它质地文物少而又少。因此,我们在保护处理出土纺织物时,要更加慎重。出土纺织品在地下保存的条件很复杂,影响因素很多,如墓葬封土的密封性,墓葬所处地下水位的高低及稳定性,以及地下水的酸碱度等,都对其出土时的状况有直接影响。在纺织品文物出土后,要根据不同的情况,做好保护方案。出土纺织品的保护工作有如下几个步骤:

  一、织物揭取

  当可能有纺织品出土时,应将棺木抬至室内,在避免阳光照射及保持低温(尽量控制在10-16℃)的环境中进行揭取。避免阳光是因为纺织品中的丝纤维对阳光中的紫外线很敏感,在其作用下,会发生光氧化降解,使丝纤维断裂。另外,织物上的染料在紫外线作用下,也会加速氧化褪色。而低温则是为防止织物出土后生霉。

  在将棺木从室外抬至室内之前,如果棺内有积水,应先将水放掉,否则棺内织物在搬动过程中,会因水的晃动而发生位移。在实际工作中,笔者曾经发现过这种情况。

  文物揭取要掌握好揭取时的干湿程度。刚出土的纺织物,如果在饱水状态下,几乎没有机械强度。纤维细胞过分膨胀,纤维间的吸附力因水的作用加强,这时揭取会使纤维细胞破裂,织物损坏如烂泥状。另一方面,如果纺织品文物出土时没有及时处理,放置在过于干燥的环境中,会使织物含水率过低,也不适于揭取。这是因为出土织物大部分是穿在尸体上的,尸体上的分泌物导致织物形成粘连状态。在湿度过低的情况下,纤维细胞壁很脆,机械强度也很差,纤维无弹性,不耐折、压。这时揭取,也会造成织物断裂,甚至成粉末状。因此在揭取出土织物时一定要掌握好干湿度,将织物用卷曲的方法,按顺序由上而下进行揭取。穿在尸体身上的衣服,由外向内一层层的用卷曲的方式进行揭取,展开。用卷曲的方法是为了使织物受力均匀。

  二、织物消毒

  揭取后的纺织品文物应立即进行消毒。许多考古发掘工作都是在春夏季进行的,在考古发掘和开棺过程中,墓葬中原有的黑暗缺氧及温湿度平衡状态被打破,文物保存环境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大量空气的涌入,使组成织物的碳链受到光、热、生物、化学等环境因素的强烈影响。织物出土后,随着温度上升,在一定的湿度及氧作用下,墓葬中已休眠了的微生物开始复苏、繁殖。此外,开棺还会导致新菌种的进入。当温度>20℃,相对湿度>65%时各种微生物会大量繁殖。以著名的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为例:该墓文物出土时,是被水浸泡的。由于夏季气温在30℃以上,开棺后温度上升,纺织品文物表面很快生霉。而我国北方的黑龙江省阿城金代齐国王墓的丝织品文物在出土前,由于墓葬中的石椁封闭紧密,隔绝了外界的空气和水分,墓葬中的温度又相对较低,所以出土时棺内丝织品的保存状况很好。但文物出土后,温度升到20℃以上,在适宜的湿度环境和氧的作用下,致使织物表面发生霉变。以上情况如果不及时处理,织物就会腐烂。

  出土纺织品的消毒当前在国内首推环氧乙烷熏蒸法。环氧乙烷有以下几个特点:⑴杀虫灭菌谱广,能杀死各发育阶段的虫及细菌。⑵渗透力强。⑶熏蒸后无残留。⑷对文物安全。目前所用的环氧乙烷消毒气是安全混合气,由于纯环氧乙烷在空气中遇明火易燃易爆,而二氧化碳的化学性质很稳定,因此选用高比例的二氧化碳与环氧乙烷混合,比例为环氧乙烷∶二氧化碳为1∶9、2∶8或3∶7。温度在20-55℃气化效果较好,虽然提高温度可以提高效率,加快消毒速度。但是为了文物的安全,本人认为还是在常温常湿的条件下操作比较妥当,以免织物在进出消毒罐时因温湿度起伏过大而受损害。消毒时间一般定为24小时,在工作中如果文物污染严重,可以适当延长消毒时间。给气量为纯环氧乙烷气450g~1000g/m3,工作压力1.5~4kg/cm2。

  上文提到的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及黑龙江金代齐国王墓出土的丝织品都是采用环氧乙烷熏蒸法消毒的,效果很好,消毒后霉菌全部被杀死。

  三、织物清洗

  织物经消毒后就要进行清洗,清洗时要掌握一个原则:在去除污物时,不能使丝织品受到损害。清洗分为湿洗和干洗。湿洗,即用蒸馏水及其溶液进行清洗。以下几种情况不适宜湿洗:⑴ 织物没有受到明显的污染,无需水洗。⑵ 污染物与织物共存。有的污物与织物的饰物(如织金等)一起浮在织物表面,湿洗时饰物会与污物共同消失。经过消毒,这些污物对织物已不再构成威胁。为了保留织物的原貌,进行考古研究,只能不清洗。⑶污物已渗入织物的纤维中,与纤维牢牢地结合在一起。为了清洗这些污物,必须用水长时间地浸泡或提高水的温度,或施加外力,其代价是在去除污物的同时使织物本身受损,因而也不可取。⑷当织物质地太脆弱,经不起水洗时,消毒后保存即可,切不可过多触动。⑸有些织物水洗时会严重掉色,也不能进行水洗。⑹对于血迹,以往的观点是应将血迹清洗干净,便于展览。因血是由蛋白质组成的,在去除血迹时,要用酶。而丝织物纤维也是由蛋白质组成的,故在去除血迹的同时,丝织物势必要受到损伤。随着现代生物工程学的发展,通过对血迹中的DNA分析研究可以了解到墓主人的民族、性别,得的什么病等许多生物信息。最近吉林大学边疆考古所利用DNA分析方法测出老山汉墓中女主人来自中原。有些古墓严重被盗,墓主人已找不到,或已人物分离。如果将这些血迹清洗干净,将会失去许多宝贵的信息。因此作为信息的载体,保留这些血迹是很重要的。有时,血迹还可以作为施暴的罪证。比如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日本侵略者残酷屠杀中国人民。这些历史遗物中的血迹,如果清洗掉了,就失去了昭示历史的重要证据,其文物价值就大打折扣了。最近,本人在保护处理青海都兰莫克力沟吐蕃墓出土的唐代丝织品时,织物上的血迹就没有清洗,将其保留下来,以便进一步开展生物信息的检测。

  综上,可以水洗的织物必须是质地较好,污染严重、不易掉色的。清洗纺织品可以用蒸馏水及某些混合溶液进行洗涤,常用的混合溶液体积比为:乙醇9份,醋酸乙酯6份,三氯乙烯2份,丙酮1份,醋酸1份,表面活性剂5份,蒸馏水加至100份。根据需要,各组份所占比例可以进行增减。清洗时要按织物大小量身定做清洗槽。在清洗时织物下面要铺垫透气的纯棉白布。操作时,应力可以施加在白布上,确保清洗整理时,出土织物的安全性。铺垫白布的另一作用是:清洗时,可在白布上观察织物上的染料是否有流淌现象(进行点滴试验),如果有,说明织物掉色。这时可用5%的氯化钠水溶液或2%~5%的醋酸水溶液来固定颜料。如仍有流淌现象,应立即停止清洗。

  清洗织物时应选中性柔和的水溶液来清洗,如果中性清洗液洗不掉,可考虑用弱酸或弱碱的水溶液,这要按织物的特性来决定。棉麻织物是植物纤维,由纤维素组成,不耐酸可耐弱碱,清洗时可采用PH值为7~9的水溶液;而丝毛织物是动物纤维,由蛋白质组成的,本身是弱酸性,不耐碱而可耐弱酸,清洗时可采用PH值为5~7的水溶液。如果还清洗不掉,说明污染物已牢牢渗入纤维,这时就不必再清洗了。以前的保护方法是增加PH值甚至到11.5,这样虽然有可能清洗掉较顽固的污物,但织物也会受到进一步的损伤。总之所有的湿洗剂必须在确保织物的安全,质地无损坏,颜色无影响的情况下才可使用。

  有些织物的小残块可以在玻璃上进行清洗,因为玻璃表面光滑摩擦系数小,在水的滑动下,可以调整织物的经纬线。在清洗这些弱质织物时,要用极缓的水流使之在织物上慢慢渗过,以免局部受力过大,织物受损。本人在保护处理青海都兰县出土的唐代丝织品残片时就是这样处理的,效果不错。采用何种方法需要根据每件织物的具体状况来决定。

  有些不适于湿洗的织物,可进行干洗。干洗一般是指除水洗之外的方法,包括:有机化学溶剂、吸尘处理、蒸汽加热处理、机械清除等。

  有时织物被油脂污染,污染处与周围相比又硬又厚,硬化的污染物会导致织物脆化断裂,用水及溶液洗不掉。我们在对巴林右旗庆州白塔出土的辽代织物进行保护处理时,包裹小木塔外面的丝织物被松脂污染了,松脂又厚又硬,且被松脂覆盖处的丝织物已经褪了颜色。这些松脂会导致织物继续老化。我们用有机溶剂乙酸乙酯及三氯乙烯进行干洗,松脂去除后,丝织物变得与周围织物柔软程度相协调。

  有些残损比较严重,展开后面积较大的织物也不适于湿洗。例如:在保护处理一件青海都兰热水出土的唐代丝织品时,有一件棕黑色绫长袍,编号25,极残,污染又很严重,成一团状,无法用水清洗。我用微型吸尘器进行了吸尘处理,处理时用纱网进行保护,以免局部受力过大,使织物受损。处理时不能操之过急。待污染物被吸掉后,再进行蒸馏水喷雾展平处理。展平后尺寸为:146×118cm2。

  糟朽的出土织物,也可以针对污点进行局部处理,软毛刷轻扫,吸尘或用有机溶剂进行擦洗,操作时对周围要进行保护,以避免织物其他处受损。

  以上是对出土纺织品进行保护处理的有效措施。

  保护出土纺织品的原则是在保证纺织品本身不受损伤的情况下,尽可能还原原貌,违背这个原则就不可取了。

中国文物报
 
 
上一篇:我国古代档案载体保护技术浅谈
下一篇:考古发掘现场保护的理念与实践
 
 
相 关 内 容
 
 
 
 
 
 中国战斗——抗日战争时期木刻 ...
 2017——河南博物院建院9 ...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路音 ...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 ...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文物表面污染物该清除吗?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