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是传统工艺与现代科技共同的灵魂
     时间:2014-05-05    字体:      

对于文物保护而言,传统工艺和现代科技是一个常说常新的话题。传统工艺不等于落后、守旧,它是中华民族创新精神的时代体现;现代科技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合乎时代的发展。传统工艺和现代科技是一脉相承、相互融合的,贯穿其中的核心就是创新。

一、传统工艺不等于落后、守旧,它是中华民族创新精神的时代体现

传统工艺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甚至也不是一朝一代就能形成的。它们是无数劳动者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生产经验的总和,是各个时代的能工巧匠不断创新成果的有机集成。

每当人们徜徉于历史街区、传统建筑中,或流连于博物馆内欣赏精美文物的时候,首先感知的是它们的艺术,也就是它们的雄伟、它们的瑰丽、它们的优美、它们的精致,等等,然后才是它们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其实,除了它们呈现的艺术美、承载的厚重历史和文化外,还有使它们得以成器的精湛的技术以及更深层次的创新的理念。笔者以为,庄严典雅的青铜重器、薄如蝉翼的丝织文物、晶莹剔透的瓷器,以及其他各种深藏于博物馆中的不同质地的文物珍品,还有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各式各样雄浑魁伟的古建筑,无论是当时的制作与建造,还是后来的保护和传承,都是中华民族智慧与汗水的结晶,是创新理念和科学精神的物化,体现着传统保护工艺和现代科学技术的融合。传统工艺蕴含有深厚的科学技术内容,之所以在当今文物保护中继续发挥巨大作用,与其体现着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是分不开的。因此,保留至今且仍然发挥不可替代作用的传统工艺,绝不是落后守旧的代表,它们是我们民族创新精神的时代体现,是现代科技发展的精神支柱和思想基础。

在文物保护方面,现代科技是在创新理念指导下,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不断开拓、不断创新发展起来的,具有强烈的时代精神。

从字面上看,传统和现代是一组对立的词语。而在文物保护领域,它们是相融相合的,是看似对立、实则统一的辩证关系。一方面,没有传统工艺,现代科技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许多传统工艺,推陈出新,常用常新,历久弥鲜,如青铜文物保护修复传统技术中的“黑漆古”研究成果,不仅大大改善了青铜文物的保护,还引起了国际核废料处理技术研究的重视;另一方面,传统工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总要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而不断改进、不断完善。每个时代都有传承和发展传统工艺的使命和责任,都要有所创造、有所革新、有所贡献。在文物保护方面,无论是传统工艺还是现代科技,开拓创新的理念是它们共同的灵魂,也是我们中华民族从古到今一以贯之的科学精神。

二、科学地认知传统,将传统经验上升为现代科技理论

传统之所以能够世代相传,就充分证明它无可辩驳的合理性和强大生命力。这个合理性在哪里? 就在于它是科学的,是合乎科学逻辑的。传统工艺需要我们去挖掘、去研究、去甄别、去总结,充分揭示其科学原理,从而奠定传统技术的现代科学理论基础,如虎添翼,给传统工艺插上现代科技的翅膀,促进传统工艺与现代科技的融合, 增强弘扬传统工艺、拓展文物修复等保护技术的信心和理念。比如传统的书画装裱,要经过清洗、揭心、托心、全色、覆背、砑装等20多道极为细致、极为复杂的工序。传统造纸同样也要经过几十道工序。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运用现代科学技术理论去审视传统工艺,当然也会发现所采用的技术或使用的材料有不当之处,甚至对文物保护有不利的方面,对此要客观地分析,继承和发扬其中有生命力和实用价值的工艺,淘汰其失去了生机和现实价值的落后技术。通过对传统技术本身进行科学甄别,正确、科学地认知传统技术,使传统技术从经验上升到科学。事实上,传统技术的发展一直都是在不断的扬弃过程中。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无论是政府还是文物行政部门,无论是文保单位还是文物修复人员,越来越意识到科学认知传统工艺的重要性。在“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项目里,也有“古代建筑油饰彩画保护技术及传统工艺科学化研究”等关于传统工艺科学化项目的研究。在2006年启动的以挖掘与展示我国古代发明创造价值为目的的指南针计划里,就有“古代纺织品发明创造文化遗产科学价值研究” 、“中国古代建筑与营造科学价值挖掘研究”和“中国古纸科学的价值挖掘研究”等不同领域传统工艺价值与展示的科学研究。其中,“中国古代建筑与营造科学价值挖掘研究”具有特别的意义,中国木构古建筑是世界上三大建筑体系之一,其保护维修传统技术独具中国特色,如“木柱墩接”“打牮拨正”“抽梁换柱”等均为中国独创,弥足珍贵。

由于国家的提倡,文博科研单位、文物保护修复人员对传统工艺的科学认知,对传统工艺的科学研究也渐渐形成风气。如故宫博物院倦勤斋通景画的装裱修复,就是和美国基金会合作开展的一个研究性修复工作。通过这个项目,不仅使故宫的裱画室有了全新的升级,更重要的是,裱画师的思想有了质的飞跃,他们不再只是裱画匠,个个都是研究者。从揭取、清洗、纸张研究、色彩固定、修复等各环节,他们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也取得突破性的成果。

再如南京博物院,对传统造纸技法开展了长期的调查研究,在纸质文物的保护研究上做了很多创新性的工作,并承担了东亚地区传统造纸技法的信息库平台建设工作。采用传统工艺和现代科学相结合,在青铜、漆木器等文物修复方面也取得了较好的成果,“青铜器修复与仿古技艺”“装裱技艺”“苏派装裱技艺”等被列入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或扩展名录。

三、传统工艺与现代技术的结合是有机融合,而不是刚性叠加

我们提倡传统工艺和现代科技相结合,这种结合应是有机的融合,而不是刚性的叠加。

1.保护理念融合

文物保护是多学科交叠综合,传统工艺也是五花八门。融合需要学科之间的相互尊重,尤其需要深化对文物保护对象的科学认识和对中华文明的敬重。传统工艺和现代科技都是文物保护的有力工具,为了保护对象的永生永续,融会贯通地利用好这些工具,是需要创新思维的。创新需要融合,融合引发并催生创新。因此,各种保护理念求同存异、相融与共,是促进传统工艺和现代科技融合,创新文物保护机制的重要前提和基础。

2.研究与修复的融合

传统修复技艺并不只是形式的翻新或手段的娴熟,而应有理论上的创新和技术上的突破。

有这样的现象,从事研究的人往往注重著书立说,写的是大文章、讲的是大道理,但真正上手修复,就有困难。而修复人员有时感到莫名的自卑,因为长期从事具体的修复工作,不太善于总结,也缺少与大家的交流,虽然知道怎么做,做得也很完美,但问起为什么来就说不出个所以然。典型的“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里,就存在一种脱节。

只有历史地、科学地总结提炼传统修复技术,把传统技艺上升到科学理论,并把科研成果融入文物的修复实践之中,才不至于研究与修复脱节,才能克服“两张皮”的问题。

3.传统技艺与现代科技的融合

各级政府越来越重视文物保护研究,但凡有点条件的文博单位都争相添置实验室、文物保护设备。这是令人欣慰的。但在有些地方,在文物保护方面,我们也看到这样的现象,为了使修复工作具有“科学性”,体现“现代性”,一些地方也添置了不少仪器设备,也做些实验,但是,并不十分清楚怎样有效使用这些仪器,实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实验的结果能说明或解决哪些问题?这大概是为“科学”而“科学”,为“现代化”而“现代化”吧,或者说,有了现代化的外壳,而缺乏科学的实质内容。装备升级对于文物保护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但怎样利用好装备,科学认知保护对象,认知传统技艺却是更为重要的。我们的装备是为我们更好地研究和保护服务的。

4.修旧如旧、不改变文物原状,但不等于思想守旧

和气象万千的新器制造相比,文物修复的很多工序和制造并无二致,但修复只能隐在“无形”之中,除了掌握其制造的十八般武艺,复原器物的外形是其目标。可以说,修复是在前人制造的“舞台”上戴着“脚镣”跳舞,这里不允许有个人的随意发挥与创造,修复工艺比制作工艺更复杂、更精准。

没错,修旧如旧是文物修复的最高目标。但是,修旧如旧并不等于思想守旧。相反,要有创新的思维。只有具备创新的思维,才能历史地、科学地认知传统修复工艺,继承进而不断改进和完善传统修复技术,深刻揭示传统修复技术的科学内涵,才能参透附着于器物上的科学内涵和创新理念,复活器物的精神生命和民族灵魂。

中国文物报
 
 
上一篇:苏裱传统工具的制作与使用
下一篇:再谈珠光颜料
 
 
相 关 内 容
 
 
 
 
 
 中国战斗——抗日战争时期木刻 ...
 2017——河南博物院建院9 ...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路音 ...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 ...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文物表面污染物该清除吗?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