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石
周国信      时间:2015-05-05    字体:      

文石(Aragonite)又名霰石,均为矿物名称,与方解石成同质异构体,同属碳酸钙,分子式:CaCO3。天然文石主要形成于外生作用。因含杂质(金属离子)的不同,而呈白色、灰色、褐色、浅红色以至黑色。玻璃光泽,是一种很好的装饰材料。历史上属文石结构的白色颜料有两种。

1)车渠石, 简称车渠(古时写作砗磲),又称车渠白,纯正白色。《康熙辞海》中解释说:“《博雅》:砗磲石次玉,《玄中记》:车渠出天竺国”。《广雅·释地》也称其为“石之次玉者”。从辞海中可知车渠石属于次等玉石,出产于印度,辞海中也说:“我国甘肃、新疆也有出产”。

2)砗磲,某种软体动物,属砗磲科(泛指),其壳大而且厚,略呈三角形,长可达一米,壳面有高垄,垄上有重叠鳞片,壳顶弯曲,壳缘呈锯齿状,外白浅黄色,内显白色,外套膜呈黄、绿、青、紫等色彩,极美丽。砗磲科动物栖息于亚热带海域,我国海南、东沙群岛、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均有砗磲生息,肉可食。砗磲壳亦称砗磲,是我国古代所称七宝之一。《妙法·莲华经·普门品》记载:“为求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珊瑚、琥珀、真珠等宝入大海”。欧阳詹在《智达上人水精念珠歌》中记载:“就说砗磲作玛瑙,连连寒溜下阴轩”。上述枝言片语可知砗磲为何物。为进一步搞清楚砗磲为何物质,我们采用X—射线衍射物相分析,结果表明:市售车渠玉器为文石,应属天然矿物颜料;蛤贝、珊瑚、珍珠等软体动物外壳均为文石,应属动物颜料。

清乾隆年间有朱、黄、蓝、绿、白五色锭,又称五色块墨。于非闇先生称之为“乾隆五香”,其中白色名为“车渠”,或称“车渠白”国画界直呼车渠白墨。在嘉庆年间制作彩墨“名花十友”,十种颜色墨,其中白色也直称“车渠”, 彩墨不仅限皇帝御批等使用。于非闇老先生指出:“用白墨作绘画不但是好料,而且它所用的胶也非常好”,可见彩墨也在民间流传。2006年4月在国家历史博物馆举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中,有清代“十景彩色墨”,每块色墨上塑有一景,十分别致,应相似于故宫博物院藏“名花十友”,只是外形各异的工艺墨品。

白色墨用的是车渠石还是砗磲贝壳尚不清楚。应对彩色墨中白色颜料进行分析研究。

在古代颜料分析研究中仅在温州博物馆馆藏北宋白象彩塑上白色颜料中见到这种文石白色颜料。

1980年前后敦煌研究院从西藏地区购进数种矿物颜料,用于临摹和壁画修复。据称是西藏地区庙宇绘画用品,据我们分析白色颜料中有一种为文石。西藏地区庙宇从何时开始使用文石,原料是取自矿石,还是软体动物外壳,有待今后探讨研究。

文献中有蛤粉一说,不一定全是指铅白,其中可能也指蛤贝之粉。

最早,山顶洞人(距今一万八千年前的北京周口店,蒙古人种)已用海蚶壳作装饰品了;半坡遗址发掘出2000多件装饰品中也有用蚌制的。在河北台西遗址出土的商朝漆器残片中发现有镶嵌了蚌片的纹饰;1953年在陕西长安县普渡村西周墓发掘出一些漆器,上面镶嵌了螺壳制品。蛤贝镶嵌物时常出现在古青铜器和漆器之上,也就是说人类喜欢蛤类外壳由来已久。秦汉时期漆器色彩中白色“可能是研磨极细的蚌壳粉”。

美国专家Elisabeth West FitzHugh在她的著明获奖讲演中说:“有一种仅见于日本的白色颜料是壳白,日语叫作Gofun,是粉碎贝壳制作的碳酸钙,通常是牡蛎壳” ,制作颜料要“置室外相当长时间(长达15年)进行熟化”。应该说中国历史上不叫壳白,中国人叫它蛤纷、蜃粉或砗磲,且有悠久的历史。

蛤粉、珊瑚、珍珠均系文石结构,其物理、化学性质与车渠石相同。红珊瑚是一种珍贵的红色颜料,也是文石结构。国画界还有使用蛤粉的传统,历史悠久,技法成熟:将贝壳去污、洗净,直接研磨制成白色颜料,色相好,也较昂贵。更有甚者使用珍珠粉作画。《美术丛书》这样记载:“先将壳上黑皮去净,研极细用之”。“然用蛤粉最妙,不变色兼有光彩”。画论丛刊芥舟学画编卷四记载“古者用蛤粉,今制法不传”。所以说中国有研磨制蛤粉颜料的历史,成品没有破坏典型的纹路外观。

于非闇先生指出:“宋朝绘画都用它代替白垩,蛤壳微带紫红色,微火煅成石灰质,研到极细至白,注水后成消石灰(注:氧氢化钙的别名)兑胶使用”。上述表明蛤粉使用也有生、熟两种方法(这是我国习惯称谓,如生石膏、熟石膏,生石灰、熟石灰等)。其中过火的蛤贝再注水就成了熟品,这个熟品应是熟石灰,或称石灰乳,与方解石制石灰乳在物质结构上已无区别。推断:新石器时代已使用了熟法的蛤粉。只是后来均在空气中吸收二氧化碳,都变成了方解石结构的碳酸钙,已无法追究烧制之前是用方解石、还是用蛤贝类物质。因而掩盖了蛤粉的历史、影响了考古发掘和研究。也有人指出白色漆器中除用了铅白之外,还用了蛤粉。这里所指蛤粉应是直接研磨制成的颜料,并且从研磨蛤粉开始,就有了磨制而成的各种形状的镶嵌物,用于漆器、木器、青铜器,镶嵌成了艺术水准很高的制品,历史上称螺钿。

关于于非闇先生所述“蛤壳微带紫红色,微火煅成石灰质,研到极细至白” 一说值得注意。文石结构稳定性不如方解石,加热时(460℃)先转变成方解石结构,至760—830℃时再分解成生石灰。于非闇先生所指微火是多少度?有这样几种可能:1)煅烧温度只有100—200℃,“蛤壳微带紫红色”,低温煅烧破坏了有机色素,使其“至白”,但绝不会破坏其文石结构及其典型的纹路外观,便于采用X—射线衍射物相分析加以区分鉴定;2)煅烧温度在文石转化成方解石温度之上,文石就转化成了方解石,但又不会“注水后成消石灰”,这也绝不是微火所能完成的。3)煅烧温度在7600℃以上(属高温),碳酸钙分解成氧化钙,方能“注水后成消石灰”。后两种温度所制文石颜料,在画面上均为方解石物相。于非闇先生的微火烧不成石灰质,只能烧掉有机色素,而成纯白色蛤粉。

古籍中还提及蜃灰,即蛤壳烧成,用做白色颜料及纺织用精炼剂。在周代, 每到春天, 奴隶们在“染人”等官吏监视下,将生丝和绸坯进行暴炼, 对丝纤维连行脱胶处理。“昼暴诸日,夜宿诸井”,共计七天七夜方可。战国时《考工记》中也有“以涗水(灰水)沤其丝”,“以欄为灰,渥淳其帛,实诸泽器,淫之以蜃”,是蛤壳烧成蜃灰,涂浸,漂洗的技术说明。先秦史料中也有练丝、练帛用草木灰(碳酸钾)和蜃灰(氧化钙)作精炼剂记载。

可见,Elisabeth West FitzHugh讲演中说:“仅见于日本的壳白” 是错的,日本对壳白 “室外长期熟化”和我国“微火煅成”都仅仅是老化掉有机色素,提高白度。

中国文物信息网
 
 
上一篇:中国粉彩的起源
下一篇:氧化铁黑
 
 
相 关 内 容
 
 
 
 
 
 中国战斗——抗日战争时期木刻 ...
 2017——河南博物院建院9 ...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路音 ...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 ...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文物表面污染物该清除吗?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