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文物保护修复技艺特展”中的服饰修护
王允丽 王春蕾      时间:2015-12-16    字体:      

 

北京故宫博物院现存清代遗留下的传世纺织品约有十几万件,类别为服饰成衣、冠杂、典章类和生活起居用品等。这些纺织品颜色鲜艳,有一定的抗张强度,目前大多数保存状态良好,但也有一小部分出现了虫、霉、破烂、糟朽、搭、串颜色等伤况。据考证,旧时清宫没有专门的清洗、修复纺织品的机构,有的只是制新,所以故宫的纺织品类文物(书画除外)不像金石、书画等其他文物那样有可传承的修复理念和修复技艺。

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实验室经过二十年不断探索、研究、实验、总结,针对清宫遗留的各类纺织品文物特点,总结出一整套针对故宫纺织品文物的修复理念、研究检测方法、修复工艺技术和科学保护措施。首先,借鉴了故宫传统的书画、金石修复理念,即要最大限度地保留原文物信息,在不干扰原文物的基础上,隐藏修过的痕迹,尽量做到“不可识别”。其次,在材质和污染物检测方面,做到了科学化、系统化。目前,在参考出土纺织品、民间传世纺织品和宫廷其他材质文物修复经验的基础上,研究出了“超声牙刷清除霉斑”“潮湿清洗法”“超细纤维除尘除污法”等清洗方法,以及“隐针加固”“补全”“以绣补织”等修复技法。

故宫博物院近期在神武门城楼上举办的“文物保护修复技艺特展”中,就有三件经过修复的清宫传世的成衣参展。

一、石青色云蟒纹妆花缎夹龙褂

这件龙褂为清雍正时期文物,送修时属资料品,品相极差,曾经过多次改制,水洗过,织金线已失金,妆花缎面上有泥垢,串色,有大的破洞两处及若干小破洞,磨损处缺失经线和妆花彩线,里衬串色严重,还有霉斑、污渍、开线、经纬线磨损等。

修复龙褂前先要进行清洗。对于饱有颜色纺织品的清洗尤为慎重,要求既能去除污垢,又要不干扰原文物。在清宫,龙袍等服饰没有清洗的规矩,其原因除了帝、后、妃、嫔服饰过多,不需要清洗替换外,还因为龙袍面料和丝线的色牢度不够,清洗极易发生串色、褪色现象,并且造成尺寸收缩,影响外观。此件文物虽然曾经被水洗过,但是妆花缎面如果再次过水还会出现串色和褪色。在此次清洗中使用活性剂和还原剂,用潮湿法去除面上的串色痕迹和污垢,用水洗法去除衬里的串色和污垢,清洗效果良好,经色差仪检测,对原文物面料颜色无损伤。

清洗过后就可以进行修复加固了。在故宫纺织品文物的修复工作中,曾经使用过聚乙烯缩丁醛丝网加固糟朽织物,乙烯-醋酸乙烯共聚体(EVA)薄膜做托裱加固,醋酸纤维素做对口黏接剂等化学方法,但都存在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这些化学材料的老化速度要远快于桑蚕丝等天然材料。虽然这些材料均具有可逆性,但二次修复仍然会对文物有所损伤。经过反复研究论证,从十多年前开始尝试用传统的针线法来加固纺织品。

这件朝褂修复的难点是两个大的破洞。通常的修复方法是补上颜色接近的单色面料,但是这样会有补丁的残破感,特别是对于宫廷文物,观众看后会有误解。经反复实验,笔者使用

“以绣补织”的技法,解决了妆花纺织品文物上缺失图案后,无法补全的技术难点。对于多处经线磨损、缺失的地方,采用“隐线加固法”,即把缝线隐藏在纬线内,做不露针迹的加固缝合。对于缺失的妆花彩线,使用细度相近的丝线染色后“补全”。修复后的龙褂从表面上看图案完整,无残破感,体现出皇家御用品的历史风貌。目前此件文物已升级为三级品。

二、明黄色缂丝彩云金龙纹镶皮边男夹朝袍

这件朝袍为三级文物,明黄色缂丝彩云金龙纹样面,月白色素纺丝绸里,上镶紫貂皮边缘,为同治(1856- 1875 年)、光绪(1871- 1908年)儿时所穿。送修时整件朝袍所镶皮边均被虫蛀,袖口外皮边还因染料等原因出现了糟朽。

北京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中,大约有上千件清代传世裘皮类成衣。这些裘皮成衣珍藏于铅皮木箱内,保存状态良好,绝大多数品相极佳,只有极少数出现破损。伤况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历史原因,曾经被虫蛀过的地方成了光板无毛或斑秃;另外一种是有些熏染成黑色的毛皮,由于熏、染材料的腐蚀,使毛皮受损出现糟朽现象。

与纺织品不同,毛皮处理有其独特的工艺。对于裘皮类文物的修复,国内以往也未见有案例报道。笔者通过向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学习新皮的处理工序和缝制技术,结合毛皮文物的具体特点和以往纺织品文物的修复经验,摸索形成了一整套修复糟朽、虫蛀毛皮类文物的工艺技术。这件朝袍受损的朝袍裘皮外边经过伤况调查、材质分析检测、拆卸、原工艺分析、选补料、补料加工处理、复原缝合等工序,最终得以修复。

三、石青色纳纱四团彩云蝠金龙纹单衮服

送修时整件文物遍布霉斑。清除霉斑本身就是一项难度较大的课题,加上服饰本身还有鲜艳的补子,遇水极容易褪色、串色,给除霉加大了难度。二十年前,实验室对纺织品的研究也是从清除霉斑开始的,要选择出既能清除霉斑,又要确保文物的颜色少损、无损的方法。通过对霉斑的菌种培养分析、确定霉菌的种类、针对菌种的特点结合文物的具体情况,研究出了“超声牙刷清洗霉斑”“潮湿法去除霉斑”等多种成熟的物理除霉方法,成功地解决了故宫服饰清除霉斑问题。

由于场地所限,此次展出的三件成衣只代表了近些年来完成的皮、棉、夹、纱多季节宫廷服饰文物修复成果的极少部分,以期观众能从中了解文物修复的一些工艺流程和技艺,对故宫纺织品文物的保护与修复工作有所认识。纺织品文物保存难,修复难,如何将此项工作更加专业化、科学化、系统化,让后代子孙能够欣赏到真实、完整的文物,是我们文保人员努力的方向。

中国文物信息网
 
 
上一篇:残断碑刻原位快速修复法
下一篇:青铜文物修复过程中的除锈及缓蚀
 
 
相 关 内 容
 
 
 
 
 
 中国战斗——抗日战争时期木刻 ...
 2017——河南博物院建院9 ...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路音 ...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 ...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文物表面污染物该清除吗?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