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表面污染物该清除吗?
陆寿麟      时间:2016-11-15    字体:      

今年五一节假期,陕西摄影师胡武功先生在陪同香港、北京朋友参观了陕西唐建陵、崇陵后,网上传出:“摄影艺术家愤怒了,陕西汉唐十八陵遭‘洗白’了、为何要清除千年包浆?文物遭到破坏。”此事引起社会热议,虽然仅是一场误会,但也是一件好事,说明了社会广大群众对祖国文化遗产保护的关心。胡武功先生表现出的是对祖国文化遗产发自内心的热爱和对它们保护的关注,应该给予充分肯定。我们不应该苛求一位文物保护业外人士,对文化遗产保护的理念和方法都能全面的了解和理解。对他们的质疑更不应该横加指责。而应该反思的倒是我们文物保护的业内人士。在热议的最后,我们业内有人表示要加强文物保护科技工作的科普宣传,得到社会的理解。难道仅仅如此就够了吗?还应从我们内部找找社会质疑的根源。

胡武功先生关于文物保护的一些理念和方法不是凭空产生的,很大程度上是我们业内有些人传授给他、通过他说出来的。胡先生怎么会用上了“千年包浆”的概念呢?又怎么会把文物表面的清洗与文物的价值相联系呢?又怎么会同文物的真伪相联系呢?这不就是我们的古董鉴赏家、收藏家、古董商常用的词语吗?特别是我们业内有些文物鉴定“专家”常用的词语吗?

所谓“包浆”,以古玩行业的说法,是指在古物的表面,长时期在外界环境的作用下,形成的一层有自然光泽的表皮层,包括瓷器、玉石器、铜器、漆木器等等文玩,书画、碑刻、纸、绢产品都有。像动植物有机材质中渗出的树脂、胶质,金属氧化的锈蚀,岩土类材料的风化产物,加上空气中油烟污染物,在人为地把玩过程中,将汗水、油污、蛋白、胶质及其他各种物质沾上,层层积淀,经摩挲形成结构致密的皮壳,给人感觉对器物本体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另外所谓的“沁色”往往是玉、石类器物所特有,由于其中有些器物材质的结构比较疏松,有的长久在外界自然环境作用下,基体风化产生了孔隙、裂隙,在与土壤、水及其他物质材料相接触中,被污染、被沁入而发生局部的色变,形成了各种沁色。不管是包浆还是“沁”色,都是器物同外界自然环境的长期接触,经人为地把玩而形成的,都经历过漫长的过程。它们形成的状态、色泽和它们所处的自然环境、污染状况有很大的关系,与长期相接触的各种材料的成分、结构也有很大关系。器物所能接触的环境千差万别。其环境对不同材质的腐蚀影响,更是纷繁万状。成型速率各不相同。单就气候而言:高温、低温、干燥、潮湿条件下,更有其他任何介质存在的情况对各种不同材质的器物的影响就有天壤之别。就是人为地把玩,与把玩人携带的污染物成分及其把玩的频率、时间也有很大关系。由此可见,各种器物包浆、沁色的形成,虽然与其存在时间的长短有必然的联系,但是其影响因素、影响条件过于繁杂,与器物成型年代及其演变状况,不可能有严格的线性关系,与朝代的更迭更没有直接的关系。古代的遗迹、遗物,它之所以珍贵是由于它蕴含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科学价值来决定的。我们研究文物,重在揭示它的价值内涵,以此来还原古代社会,并在今天的生活中发挥它的社会功能。现在所说的包浆、沁色,是体现了它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还是科学价值?!当然并不排斥古代历史遗存物,在流传下来的过程中,也可能附带一些新添加的历史信息、文化信息和涉及自然科学材质变化的信息。这也应该作为价值的一部分,也应该好好保护、保存。对于近现代的与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相关的纪念物,其价值体现也绝不是以古玩概念的价值评价体系所能评价的。

文物表面所携带的污染物在文物的研究、保护、修复工作中,在展示中应如何对待呢?文物表面污染物及其形成的状态是错综复杂的。首先是文物在其保存的环境中受到周边各种物质的污染,有机质材料糟朽及其自身的析出物、无机材料风化产物,还包括金属材料的腐蚀产物……总之,除了器物本体组成材料以外的、依附于器物表面的任何其他物质都可通称为污染物。长期以来对文物表面污染物的清除,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存在着很大的争议。最常见的,也是最典型的就是一概否定的态度,一句话就是改变了原貌,连颜色都变了!甚至提到破坏文物的高度来论处。事实并没有那么可怕,也不能那么简单化。我们对文物本体上所采取的一切处理措施,首先应该问个为什么?而且必须回答最后效果会怎么样?所谓文物的保护与修复,是要使文物长久保存,益寿延年。首先是有效地保护其实体,从根本上来讲是保护它所蕴含的价值信息。修复顾名思义,就是对残破了的器物进行修整复原,使其恢复原始形态,能完整地展示,全面地体现出它的价值。文物保护修复的基本原则就是实现文物价值信息的全面保护和文物价值的完整展现。对于文物本体上依附的污染物的处理,同样应该遵循这个原则。污染物虽然不属于文物本体原始材质,但是器物在地下埋藏过程中、在长期的流传过程中会附加各种历史信息,它所接触的周围环境及其相关的伴随物会给它带来一些地域、地层的信息,这些也是全面揭示文物价值所需要的信息。例如我们常能碰到社会上出现的“出土”文物。它们往往都带有污泥、锈蚀之类的污染物,就可能引导我们去探索它的出土地点,出土的原始条件,甚至文物的真伪。前些年就有过一些简牍面世,业界对其真伪有很大的争议。有些研究人员往往随意地把表面的污染物如污泥、杂质之类的东西,不经检测分析完全清除干净。这就丢失了探索其原始出土地点、出土环境的一些重要的原始信息。

对文物表面的附着物、污染物采取任何处理措施以前,都必须进行现状调查、分析检测、价值评估,认定它们可能蕴含的价值信息以及在文物保护保存中发挥的作用和产生的影响。有些文物表面的依附物反映了它的埋葬规格、埋藏条件、埋藏物之间的相互关系、埋藏的地质地理环境等信息;有些反映地球环境变化、气候变化、地震造成器物材质变化的信息,是自然条件变迁的重要依据,也可能是社会变革的因素,也是各种材料及金属材料的利用依据,反映出古代生产、生活、科学技术、工艺技术发展的历程;有些金属腐蚀产物及其结构的研究是冶金、金属腐蚀与防护科学以及冶金史研究的重要信息……这些都是整个社会发展史的重要信息,应该揭示它的价值内核并认真保护。更有一些形成的皮壳,即所谓的包浆,本身既可能蕴含着历史信息、科学信息,也可能对器物本身还有一定的保护作用,有利于器物的益寿延年,就绝对不能随意地破坏它。所以器物表面的附着物、污染物是否需要清除,还要考察它对文物价值的保护功能和文物价值信息的展现效果。对于影响到文物价值持久、安全保护和严重影响到价值整体展现、展示效果的就可予以适当清除。

也有不少文物表面污染物的存在,对文物本身的保护造成威胁。有些文物表面发生霉变、虫蛀现象,野外存放的文物表面生长了地衣、苔藓以及微生物等有机生物,它们有的以文物本体材料作为生长的营养成分,对文物基体进行吞噬,有些在生长过程中会释放出酸、碱性物质,氧化、还原性物质和其他腐蚀性物质,对文物基体造成侵蚀,包括一些文物本体材料的分解产物的释放物,对自身的老化、破坏产生影响。对文物保存产生影响的污染物,就有必要进行清除。对于金属文物而言,其腐蚀过程产生的腐蚀产物依附在金属表面形成的锈蚀、锈迹、锈斑、锈块,更严重的是它构成了金属表面的不均匀性。在具有不均匀性的金属表面,在潮湿条件下形成了一层带电的电解质液膜,根据电化学原理,产生电化学反应加速了金属的腐蚀。在金属表面存在电化学反应的条件下,金属表面会区分为阴极区和阳极区。阴极区表面状态比较良好,金属会得到有效保护,但这是通过牺牲阳极区来实现的,阳极区成为牺牲品,可称为牺牲阳极,其表面不断氧化销蚀。有些金属表面的局部会有特别稳定的锈块存在,实际上它也是促进腐蚀活泼区加速腐蚀的因素之一。文物科技工作者经常提起有害锈的概念,这里有不少是对表面现象的误解。电化学反应中的阴阳极是一对矛盾的双方,不少人认为,腐蚀活泼区、腐蚀现象严重的区域,就是有害锈存在的区域。其实阳极区的存在是牺牲了自己,保护了阴极区安全稳定。像这种情况,不可能简单化地通过清除所谓的“有害锈”来解决问题。大量的青铜器,由于在地下埋藏的过程中,经历了复杂的电化学腐蚀反应,形成了美丽的铜斑绿锈,为人们所喜爱,又不宜把这些美丽的外衣剥离、清除。我们就应该采取必要的技术措施,遵循电化学原理,阻止电化学反应的进行,防止对金属的进一步腐蚀,建立一个保持现状的新的平衡体系。

各种不同类型文物表面往往都会附着各种各样污染物。如果经分析、检测、研究的证明,其中的污染物不会对文物本身造成进一步的伤害或腐蚀破坏,而且也没有对文物的价值体现和展示产生影响,就没有必要都予以清除,变得焕然一新。保留更多的历史沧桑感,是广大文物工作者和文物爱好者所愿意接受的。我个人从审美的感情出发,也希望保留更多的历史沧桑感。特别是在污染物、附着物下面的文物本体已经遭受损坏或腐蚀,即使清理出来也是面目皆非,就更不该对其相对比较完美的皮壳进行清理了。20世纪70年代洛阳龙门石窟奉先寺卢舍那大佛的加固保护工程中,除了采用十八根钢筋和五吨环氧树脂进行裂隙灌浆和岩体加固,其表面还保留了原始状态的旧貌,包括风沙、雨水刷挂纹都予以保留。仅仅采用透明、无色、无玄光材料做了防水、防污染处理。至今已经历了四十多年,大佛还保持着原来的风貌。

特别想说明一点,有些文物保护修复人员对一些没有明显价值蕴含的污染物,为了更有效地展现文物的价值,又为了审美的需要而清除了,往往被问责。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对此作任何批评和指责,更不应该认为是破坏文物。因为文物保护的核心是有效全面保留它的价值内涵、文物修复的目的是完整展现它的价值,这样做文物的价值并没有遭受损害,价值信息也没有丢失,就不能认为是错误。何况文物原状是指器物最原始状态、出土时状态、还是收藏时的状态,是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讨论的。

对各种文物表面的污染物,在需要清洗清除的时候,必须采用科学的方法并适当有效控制清除的范围,并绝对不能伤及文物本体,更不能造成文物价值的丢失。文物污染物的清除是一个庞大的技术体系。在这方面,我们的文物科技工作者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有不少的科研成果,建立了对各种不同材质的文物表面的各种污染物清除的一系列方法。我们相信,随着科技的进步,对文物表面污染物清除、清洗的技术将不断发展、进步、提高。


中国文物信息网
 
 
上一篇: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修复
 
 
相 关 内 容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 ...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文物表面污染物该清除吗?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